<address id="77j97"><listing id="77j97"><menuitem id="77j97"></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form id="77j97"></form>

          <form id="77j97"></form>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id="77j97"><nobr id="77j97"></nobr></address></address>

          2012-07-12 星期四

          農歷五月廿四

          當前位置:首頁 >  數字出版 >  數字資訊 >  正文

          “讀者”進軍智能手機

          日期:2012-10-08   作者: webmaster   新聞來源:老杳吧

          傳統媒體跨界發展 是經營越位還是另辟蹊徑?

          隨著智能手機市場的快速發展,百度、阿里巴巴等互聯網企業也玩兒起了跨界,紛紛推出了自有定制版智能手機,而更讓人感到驚訝的是,最近這股跨界浪潮已經延伸到了傳統媒體行業。

          據悉,國內知名文化企業讀者出版集團已于近日開通“@讀者智能手機”官方微博,并正式宣布將聯手集網絡通信設備研發、制造、銷售為一體的高新技術企業-上海斐訊數據通信技術有限公司(PHICOMM)推出一款全新的“讀者”定制版智能手機。

          從傳統意義上來說,以內容為核心,以平面為媒介的傳統媒體與基于通信和網絡技術興起的移動互聯網并沒有交集,然而如今“讀者”也加入了發燒友的行列,玩起了產品跨界。這固然可以視作是傳統媒體面對互聯網傳播方式蓬勃發展的一種積極應對,但將觸角直接伸向競爭最為焦灼的移動終端市場,究竟是明智之舉,還是經營越位,十分令人深思。

          “讀者”玩定制,水淺?水深? 

          小米、百度、阿里巴巴等企業的定制版智能手機,各種暗中的營銷較勁和微博媒體中的隔空叫罵自然不必多言。而幾乎與“讀者”手機傳聞同步的一則消息,似乎更能說明當下定制智能手機市場競爭的復雜性。

          就在9月13日,原定發布的阿里云與宏基合作的首款“阿里云手機”發布會被迫取消。而有業內人士透露,雙方合作失敗的原因,在于谷歌對于這款“阿里云手機”所搭載的阿里云系統的警惕,以停止授權相威脅,迫使宏基退出了與阿里巴巴之間的手機開發合作。

          這場聯姻的失敗,讓所有嘗試進入移動終端市場的企業,看到了定制手機終端市場的暗流涌動。除了定制品牌間的激烈較量,以互聯網企業為首的跨界品牌,在涉足定制智能手機領域的同時,實則也是將各自的互聯網服務,通過搭載智能終端展現在用戶面前。這就意味著定制手機,不僅將與現有的智能手機品牌彼此競爭,同時也勢必會沖擊到以安卓為首的系統開發者。所以定制智能手機品牌,即使能夠從重重競爭中脫穎而出,也將面臨著谷歌這樣的系統壟斷大鱷的重重圍剿,換言之,看似火爆的定制手機市場,實則是一個困難重重的“深水區”。

          然而其他品牌的“深水搏殺”,在身為文化出版集團的“讀者”看來卻又是另一番風景。與互聯網企業利用智能終端來搭建互聯網平臺入口控制不同,“讀者”作為一個高質量的內容平臺,不僅不會沖擊現有的智能手機系統,反而會是類似安卓這樣的系統開發者,所樂見的。因此,谷歌可能嚴厲抵制“阿里云OS”,但同時卻會樂于接納 “讀者”手機這樣的內容完善者。而這一親睞一抵制,一支持一反對之間,無疑將對于其他定制品牌環境復雜惡劣的深水較量,變成了針對“讀者”手機的競爭環境相對寬松的“淺水作業”。

          “讀者”手機,另一個Kindle?

          事實上,從“讀者”的移動互聯網基礎和產品發展方向來看,未來的“讀者”手機可能會更接近于亞馬遜Kindle的市場定位。從很多細節方面,兩者也具有很多相似之處。

          從Kindle的發展過程來看,亞馬遜在Kindle上有兩個主要競爭優勢,而讀者手機也具有相同或類似的獨特競爭優勢:

          首先,是產品定位。和蘋果的產品策略類似,Kindle從問世到現在共推出了五代產品,基本保持每年一代的頻率。但大體上,都保持在Kindle所創立的電子閱讀終端,這個細分市場中的產品定位,因而獲得了穩健的成長和有利的細分市場地位。與之相同的是,“讀者”智能手機,也是國內首次由傳統媒體介入定制智能閱讀手機領域,無論對于傳統媒體,還是智能終端,這都是一種全新的開拓。同時,采用安卓系統的“讀者”手機并不參與智能手機操作系統入口的競爭,因此也完全有可能和Kindle一樣,在智能手機+閱讀平臺,這樣一個專屬領域,建立起一個全新的產品細分。

          其次,是產品服務。從2007年第一代Kindle開始,亞馬遜就將Kindle作為自身服務網絡的一種延伸,Kindle Store從最初的9萬本圖書,到100萬本圖書,再到如今的亞馬遜Kindle自有發行電子書,“服務網絡延伸”的理念始終貫穿于每一代Kindle產品。而今天“讀者”出版集團,也具有類似的服務延伸能力。與“讀者”手機剛剛開始進入移動終端上的突破不同,在更早的時候“讀者”出版集團就已經開始了對“云圖書館”平臺的建設。在即將推出的“讀者”手機中,不僅將會內置30年來讀者雜志的全部內容,同時也會通過自主研發云圖書館平臺將版權內容和數字出版相結合,借助“讀者”手機,為身處不同區域的讀者,提供閱讀服務。

          如今,Kindle模式的強大生命力,已展露無遺。在英國,亞馬遜每賣出100本紙質圖書的同時,通過Kindle就可以賣出112本圖書;在全球,各國作家總計已經為亞馬遜Kindle Store平臺創造了超過18萬本圖書的銷量,而借助Kindle,這些圖書被下載、借閱、購買了超過一億次。

          與亞馬遜—Kindle的模式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的“讀者”手機,雖然我們不能就此斷言其未來之路,但我們相信“讀者”此舉是一個信號,是一個機遇,更是贏得長遠未來的明智之舉。

          神马影院手机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