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77j97"><listing id="77j97"><menuitem id="77j97"></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form id="77j97"></form>

          <form id="77j97"></form>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id="77j97"><nobr id="77j97"></nobr></address></address>

          2012-07-12 星期四

          農歷五月廿四

          莫言作品數字版權爭奪戰一觸即發

          日期:2012-10-22   作者:錢立富 楊鑫倢   新聞來源:IT時報

          [導讀]作家們更希望能提升傳統文學在數字出版中的地位。莫言獲獎能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人們的閱讀習慣,讓純文學有廣闊的讀者群,這樣傳統作家從數字出版中獲得更大收益自然是水到渠成之事。

          作家莫言火了,在得了諾貝爾文學獎之后,一時間“洛陽紙貴”,出版社“緊急調紙”加印莫言作品;“莫言親筆簽名書籍”網上要價10萬;“莫言概念股”大幅走強。

          作家莫言賺了,且不論不用扣稅的750萬元獎金,隨著作品大賣,保守估計莫言今年版稅收入將達2970萬,領跑作家富豪榜毫無疑問。

          但正如莫言在自己的作品《檀香刑》中寫道:“世界上的事情,最忌諱的就是個十全十美。”在作家商家都歡天喜地的氣氛中,不“和諧”的聲音傳了出來,為了爭奪莫言作品的數字版權,糾紛似乎不可避免。

          成名之前 莫言數字版稅很“沮喪”

          雖然現在從事數字出版的機構有不少,大部分傳統出版社也都進軍數字出版行業,但據記者了解,目前只有作家出版社一家在2011年和2012年,分兩次向幾十位作家支付過總數為百萬元左右的數字出版版稅。 “100萬元要分給幾十位作家,平均下來每個人的收益都很少,沒有一位作家在數字版稅上稱得上有規模,”作家出版社副總編輯劉方對《IT時報》記者表示。

          作家出版社出版過莫言的多部作品,比如莫言的第一部作品《透明的紅蘿卜》《豐乳肥臀》(1995年)、《檀香刑》(2003年)、《會唱歌的墻》(2005年)、 《生死疲勞》(2006年)。那么莫言在這兩次作家出版社向作家們支付數字版稅中,獲得了多少收益呢?劉方沒有明確回答此問題,他表示,“莫言的作品分布在這20年間,實際上他這兩年的作品并不多,而數字版權也是近兩年來才興起的,以前簽的作品中都沒有數字版權的概念。”言外之意,莫言以往在數字版權收益方面,收獲甚微,幾乎沒有。

          實際上,在莫言大熱之前,他的作品在數字閱讀平臺上的表現也并不佳。在天翼閱讀平臺上,莫言的《蛙》作品已經上架,“在未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之前,莫言作品在平臺表現較為一般,這段時間訂購、點擊量增加迅速。”天翼閱讀相關人士對《IT時報》記者表示。

          搶奪數字版權 矛盾爆發在即

          莫言獲諾貝爾文學獎之后,其作品狂受追捧,“版權合約期之內的出版社都毫無例外地在加印莫言的作品”,劉方表示。而對于莫言作品的數字版權,多家出版機構也都在激烈爭奪。

          北京精典博維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簡稱精典博雅)今年5月剛剛與莫言簽下版權代理協議,成為獨家授權出版方。精典博雅營銷總監陳望治對《IT時報》記者表示,精典博維與莫言是全版權合作,不僅簽下了莫言所有圖書的出版權,還同時擁有相關衍生產品的版權,其中就包括了電子版權。

          陳望治向記者透露,精典博維的正版電子書將在他們莫言文集出版后3個月推出,售價可能是紙質書的1/3,預計每本10元,“內容會精選一些莫言的著作,但不會全部放在網上。”

          精典博雅的提前布局,使得他們在這場數字版權爭奪戰占據主動。“在數字版權上,下一步我們希望和他們溝通合作,拿到相關作品的數字版權,形成合作共贏的局面”,劉方表示,他同時也是中作華文數字傳媒公司的總經理。

          天翼閱讀基地的相關人士也對記者表示,天翼閱讀會繼續跟進引入莫言作品,“我們還在和版權方進行溝通引入,我們所有的版權引入都是通過版權方,沒有直接與作家本人聯系。”

          另一些出版機構則希望直接從莫言本人處引進數字版權。浙江文藝出版社2000年曾出版了《莫言散文》,社長鄭重對《IT時報》記者表示,很多機構在近幾天都要向他們要《莫言散文》的數字版權,“我們與莫言的老合同是十年前定的,當時合同中還沒有涉及數字版權的條款,所以我們暫時拒絕所有電子版權的銷售。”

          “上個月莫言老師與我們談好新改版事宜,但新合同程序還沒有走完,直到莫言老師空下來簽定好新的合同之后我們才進行電子版銷售。”鄭重表示,拿到《莫言散文》的數字版權后,會自己運作,也會分銷給其他數字出版機構。

          與此同時,盛大文學也向《IT時報》記者表示,其獨家擁有《蛙》的電子版權,還將進一步爭取莫言其他作品電子版權。另外,上海文藝出版社工作人員也告訴記者,其擁有莫言著作的一部分數字版權。

          莫言作品的數字版權到底在誰手中?莫言自己,還是精典博雅,還是其他出版機構,矛盾的發生似乎不可避免。陳望治激動地表示:“如果把莫言的數字版權比作女兒,現在他的女兒給了我們,就不能給別家出版社,所謂‘一女不能二嫁’嘛!”對于現在各家爭說自己擁有版權的情況,陳望治表示正在搜集證據,即將采取行動:“我們會‘先禮后兵’。”

          作家們期望雞肋變金蛋

          對于莫言作品數字版權產生的利益博弈及其可能會引發的糾紛,其他作家也在關注,他們希望“莫言熱”能推動數字出版業更加規范的發展。

          湖南作家朱金泰著有《趕尸筆記》等多部作品,他經常收到不同出版機構、代理公司打來的電話,或者是微博上的留言,希望拿到《趕尸筆記》的數字版權,但他都沒答應。“跟你要數字版權的時候,說得天花亂墜,但是拿到手之后,分多少還不是他們說了算,”最終經過一番思量后,朱金泰將《趕尸筆記》的數字版權交給了一家與他有過多次合作的出版社,“還是比較信任他們,他們將這部作品拿到手機閱讀平臺上去運作。”

          長江文藝出版社社科編輯部主任郎世溟對此也深有感觸,一家數字代理商找到他的作者談數字版權代理,稱能賺大錢,并舉例說之前給另一位作家支付了百萬元數字版稅。“對方說的另一位作家我也很熟悉,實際上只拿到三四萬的數字版稅,夸張得離譜”,郎世溟表示,現在說作家能在數字版稅上拿很多,純屬瞎扯。

          對于莫言熱,作家們更希望能提升傳統文學在數字出版中的地位。朱金泰希望,莫言獲獎能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人們的閱讀習慣,讓純文學有廣闊的讀者群,這樣傳統作家從數字出版中獲得更大收益自然是水到渠成之事。

          標簽: 莫言 作品 數字 版權 爭奪戰責任編輯:辦公室
          神马影院手机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