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77j97"><listing id="77j97"><menuitem id="77j97"></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form id="77j97"></form>

          <form id="77j97"></form>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id="77j97"><nobr id="77j97"></nobr></address></address>

          2012-07-12 星期四

          農歷五月廿四

          當前位置:首頁 >  數字出版 >  數字資訊 >  正文

          薛學彥:增值服務和數字出版

          日期:2012-10-31   作者: 薛學彥   新聞來源:百道網

          增值服務是近些年出版人說得很多的一個詞匯,在教材大戰的背景下,增值服務確實能夠贏得一些用戶,而象有些出版社在這方面做得很好。

          增值服務可能是多方面的,如教材培訓。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每年在全國各地都有多場次的教材培訓,培訓作為增值服務已經深入人心。

          數字產品服務也可以是增值服務的一個內容,但這個內容一定要做好。就數字出版來講,數字增值服務產品一定是紙質或者傳統介質不能帶給用戶的內容,是在傳統介質之外服務于用戶的東西。

          理解這個概念似乎很容易,但是仔細想想,目前的教育數字產品類型真的給師生帶來了傳統介質之外的內容了嗎?這確實值得研究,或值得思考。2012 年 9 月下旬的“全國中小學信息技術教學應用展演”似乎并沒有給人們帶來能夠用增值服務來定義的數字產品。換句話說,展演的教育類數字產品(主要指教材部分)內容,幾乎都可以由傳統介質(紙質教材、MP3、磁帶等)代替。用數字概念把傳統介質搬到現代的板子上,不能從增值服務的角度給人們帶來實惠,教師和學生甚至更喜歡使用傳統介質。所以,若以增值服務來宣傳自己的數字產品,那么這個產品一定是不能被傳統介質代替的,也只有這樣,數字產品才能贏得數字市場和數字用戶。

          基于數據庫的、以學生為中心的、照顧個體差異的學習系統應該是有前途的數字產品,這也恰恰利用了程序的優勢,或者這些內容是教師做不到或者很難做到的。一個好的學習平臺,不僅能夠解除教師的勞動、以便教師能有更多的自由時間進行提高和發展,還應該能夠因材施教,并根據電子檔案記錄學生的學習情況并加以反饋,針對性地提高學生的能力,提高學生學習積極性。但是,出版界的版權概念會極大地阻礙數據庫建設,中小型出版社做這類數字產品更加困難。所以,免費使用、資源公開等概念下的、能夠避開版權糾紛的學習系統值得討論。從這個角度講,有條件的專業出版人是教育數字網絡資源的組織者和實施者,同時也保護了自己的紙質教材市場。

          技術和硬件都代替不了內容,而在教育數字出版領域,人們更加關注內容。再漂亮的外殼和用戶體驗,最終都會被人們遺忘,而只有經過深加工的內容才能真正占領教育數字市場。

          標簽: 薛學彥 服務 數字 出版責任編輯:辦公室
          神马影院手机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