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77j97"><listing id="77j97"><menuitem id="77j97"></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form id="77j97"></form>

          <form id="77j97"></form>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id="77j97"><nobr id="77j97"></nobr></address></address>

          2012-07-12 星期四

          農歷五月廿四

          當前位置:首頁 >  數字出版 >  數字資訊 >  正文

          數字出版:出版集團和民營企業比翼齊飛

          日期:2012-11-04   作者: 毛文思   新聞來源:出版參考

          近年來,數字出版的發展如火如荼,不僅以出版集團為代表的國有傳統出版單位積極進行數字化轉型,也涌現了很多民營數字出版企業。那么在未來的數字出 版領域里,兩大陣營誰更具有發展優勢?筆者通過實地調研,走訪了一些國內較有代表性的出版集團和民營企業,對比二者的發展過程和現狀,有不少感觸?,F對所 見所想做一個簡單梳理,不求深刻,僅算是對于當前我國數字出版發展模式的一次思考。

          內容資源,優勢變劣勢?出版集團在商業模式的困惑中求索

          內容資源是傳統出版單位的最大優勢,是長久以來業內的廣泛共識。然而隨著數字出版產業的發展,這一優勢似乎日趨弱化。其實,作為數字出版產業來講,與其說內容是最大競爭力,不如說是對內容的整合能力和基于內容的服務能力。

          不少出版集團表示,雖然的確握有不少優質內容資源,但并非所有內容都適用于數字出版,如此一來,內容不僅不能作為其優勢,反而可能在某種程度上成為其發展數字出版業務的桎梏。

          筆者以為,這樣的說法不能算作是一種托詞。從某種角度上講,在數字出版領域,內容依然是重要的競爭力,但懂得如何合理利用內容則更加重要。出版集團 在傳統出版物方面承擔一定額度的指標任務,對數字出版領域的業務拓展是否會影響到傳統出版指標的完成,是很多出版集團的顧慮。一方面,傳統出版單位需要順 應行業發展形勢,拓展數字出版業務;另一方面,又要保證傳統出版物不受影響。瞻前顧后,造成很多優質資源得不到充分合理的利用。

          要做到傳統出版與數字出版“兩手抓,兩手都要硬”,不能顧此失彼,這對于出版集團而言,不能不說是一份沉重的壓力。也正因如此,很多集團在布局數字 出版業務時,才慎之又慎。這不僅僅是因為長年形成的固有經營模式和理念難以迅速扭轉,也因為拓展新領域所面臨的重大風險,正所謂“牽一發而動全身”。另一 方面,雖然以出版集團為代表的傳統出版單位地位有所提升,但與電信運營商、內容平臺商相比,還處于弱勢地位,與電信運營商的分成大多也無法掌握主動權,所 獲分成收益普遍較低,令其在大規模進軍數字出版的道上更加遲疑。

          數字出版對于以出版集團為代表的傳統出版單位而言,不僅僅只是單個產品的開發,更多的是在經營管理上方向性轉變。數字出版的商業模式是很多出版集團如今的最大困惑,很多集團表示,當前推出幾個數字出版產品獲得短期收益并非難事,但上升到“模式”還無從談起。

          值得欣慰的是,雖然面臨種種困惑,近兩年多家出版集團依舊依靠自身資源和特色,進行了積極的嘗試,如建立海量資源數據庫;與三大電信運營商建立合作;組建研發團隊,自主研發數字產品;搭建數字化內容投送平臺等,并獲得了較為可喜的收益。

          廣東省出版集團是我國在數字出版領域起步較早的傳統出版單位之一,2009年初即成立了數字出版有限公司,主要鎖定于數字閱讀和數字教育兩大業務板 塊,其中數字閱讀又分為大眾出版和專業出版兩部分。在大眾出版方面,與三大運營商合作,推出“G3書城”、“3G學堂”、手機報等移動閱讀產品;專業出版 的重點項目是搭建“嶺南文化數字資源平臺”,將建立孫中山、嶺南中醫藥、華僑華人、黃埔軍校等內容資源的全媒體數據庫。其中,“孫中山全媒體數據庫”目前 已實現上線試運行。這個項目在短期內難以實現贏利,但是對于文化的推廣和傳承,有著很重要的意義,同時可以有效地提升廣東省出版集團的品牌效益。數字教育 是廣東省出版集團的重點數字出版業務,該集團清晰地意識到數字教育不僅僅是紙版教材內容的數字化、終端化,而是需要對教材內容的深度挖掘和開發。數字出版 本就是一項投資大、見效慢的產業,數字教育更是如此。廣東省出版集團經過嘗試與探索,已尋求到了推展數字教育的基本思路和模式:基于粵版教材內容,搭建教 育信息平臺;整合教材教輔資源,建立考試輔導與測評平臺;此外,與中國教育出版集團建立數字出版戰略合作關系,建立“數字校園”,目前正處于試點階段。

          南方報業傳媒集團作為我國南方規模最大、最具影響力的報業集團,旗下的《南方日報》《南方都市報》《南方周末》《21世紀經濟日報》等都在積極拓展 數字出版業務。如《南方都市報》旗下以新聞互動為主的城市生活門戶網站——“奧一網”;與騰訊合作,搭建廣東生活類門戶網站“大粵網”。在移動閱讀方面, 南方報業傳媒集團旗下的各家報紙,也都推出了各自的產品,如《南方日報》手機報、《南都Daily》iPad客戶端,21世紀手機彩信報等。在戶外媒體方 面,南方報業集團推出LED大型戶外顯示屏和電子閱報欄兩種形式。據了解,截至2012年3月,已經在珠三角和附近城市的中心商圈及交通圈運營近40塊 LED屏,傳播內容以公益信息、新聞資訊和廣告信息為主。此外,南方報業還與電視臺、電臺合作,制作集團品牌欄目。南方報業出版集團的轉型,不僅僅局限于 數字產品,更多的致力于全媒體多平臺傳播,對于擴大集團的影響力和長期效益維護具有積極作用,這樣的模式值得很多傳統出版集團借鑒。

          由此可見,商業模式不是停滯不前的觀望,就能從天而降出現在企業面前的,而需要企業自己積極探求。只有主動出擊,才能擺脫被動局面。出版集團應該從長遠角度出發,不要過于在乎一時的投入與回報比例,而需注重長期效益的形成。

          上一頁 1 2 下一頁
          標簽: 出版集團 民營企業 出版 數字責任編輯:辦公室
          神马影院手机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