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77j97"><listing id="77j97"><menuitem id="77j97"></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form id="77j97"></form>

          <form id="77j97"></form>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id="77j97"><nobr id="77j97"></nobr></address></address>

          2012-07-12 星期四

          農歷五月廿四

          教育培訓巨頭進入業務轉型期

          日期:2012-11-07   作者:張丹旭   新聞來源:北京商報

          隨著大型教輔機構新東方和學而思的最新財報相繼披露,關閉經營不善的教學點,重新配置利用教學資源的跡象開始在行業中引起關注??紤]到北京教育新政策的影響和自身發展的需要,各家教輔機構旗下的1對1培訓業務也迎來轉型需求,在這場轉型期中,它們面對的是從擴張市場到市場收割,從契機條件、自身需要到轉型追求利用率之間的新平衡。 

          急速擴張現隱憂

          部分巨頭關閉經營不善教學點

          近年來,教育培訓市場風風火火,各家機構大肆撒網占領市場,這與本土教育培訓龍頭老大新東方進軍中小學課外輔導機構、在全國猛鋪教學網絡的策略有關。有數據顯示,新東方教學中心從2010年5月31日的367家增加至目前的726家,總數翻一番。以學大、學而思為代表的傳統中小學課外輔導機構也在逐步擴張,截至2012年2月29日,學而思在北京、上海校區總數超過180家。

          2010年學而思、學大在美國上市,企業獲得大規模融資,資本的進入促進了企業有能力擴張。經過幾年快速發展,培訓行業在京滬等一線城市競爭已經非常激烈,二三線城市消費能力的顯現促使各家培訓機構看中地方市場,即使老牌機構新東方在看到競爭對手擴張時也同樣選擇了跟進。

          正所謂“欲速則不達”,高速擴張的背后必然存在隱憂。據雪球網分析師李瑩分析,問題主要集中在兩個方面。其一,由于利潤率承壓,企業擴張時期需要新增人員、租賃場地、購買固定資產、進行品牌宣傳以及相關管理投入,這些令企業相關費用支出大幅增加。此外,教學質量的保障問題;教育培訓是一個及其難以標準化的過程。企業擴張過快,會令合格教師招聘和培訓上承壓,且過去培訓機構擴張重點的二三線城市人才相對緊缺,一些機構對于教學點的相關管理出現了力不從心的現象。

          由此導致的結果是各培訓機構出現教育網點營業額差異巨大,部分網點由于難以獲得有效業績不得已只得“關門大吉”。從各大教育培訓機構最新一季度財報數據顯示:學而思在2011年新開了138個教學點后也關閉了13個不盈利的教學中心,其中主要是1對1培訓教學點。

          對此,學而思智康1對1總經理馬江偉表示,如果某教學中心超過一年還沒有盈利,學而思總部就會重點關注,按照現在人次增長趨勢參照一些其他假設,預估它按照這樣的趨勢什么時候可以保本。如果不理想的話,就會決定關閉。很明顯,盈利能力成為教學中心除教學質量外最重要的救命稻草。而新東方財報顯示,其在2013財年一季度新增89個教學中心,同時也關閉8個教學中心并表示將控制教學中心的擴張。

          受新政策影響

          培訓機構教學重心轉移

          今年8月底,北京市教委兩次向“奧數”宣戰,先是宣布將堅決禁止奧數成績與升學掛鉤;一周之后又叫停與升學掛鉤的奧數競賽培訓。這無疑對教育培訓行業帶來一定影響,尤其是以學而思培優、安博京翰1對1以及巨人教育等一些擁有數學培訓的機構。

          受新政策影響學而思將原預期的營收額2.308億-2.397億美元,下調至2.272億-2.326億美元,但馬江偉表示樂觀:“從秋季學期開始,我們對北京市小學數學課程進行了調整。預計這種調整對未來三至四季度學員量將造成短期影響,但是相信通過較長時間的改進我們可以支持業務持續、健康增長,為學生提供一個愉快且有效的學習過程。”

          由于學而思業務中有70%以上來自小班,這中間京滬又占70%以上,北京與數學有關的小班課程占北京小班總收入的一半。因此對于學而思整體的影響并不會很大,由此也可知像安博、巨人等“大樹”,新政策對他們而言影響有限。

          但各家機構對于旗下數學培訓的應對策略卻大相徑庭,與學而思對課程內容做出調整不同,安博集團企業旗下京翰1對1直接取消了奧數培訓。而就京翰而言,其主營項目為初高中輔導,小學課內輔導占很少部分,涉及到奧數的培訓更是微乎其微,當“禁奧”令下來后,安博直接取消了奧數培訓也無可厚非。

          北京教育新政策的落地,也促進了各大培訓機構教學內容的調整、教學重心的轉移。浙江新世紀教育總經理楊輝認為,盡管新政策給教育培訓機構帶來局部影響,但對學而思、安博這種大型教育集團而言,教育培訓的細分使得其擁有較大的抗風險能力,而中小型培訓機構的抗風險能力就顯得弱很多。

          此外,“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一些培訓機構會紛紛打出“快樂數學”、“擴展思維”等旗號繼續招生,其本質上是換湯不換藥。反而會讓這些機構獲得一個重生的機會,而因此關閉奧數培訓的機構將會重新整合資源,調整發展重心。

          重視資源利用率

          培訓巨頭轉型各有策略

          教育擴張后面臨的問題伴隨著新政策帶來的契機漸漸使得新東方、學而思等行業巨頭開始反思是否需要經營策略的轉型。

          從新東方最新財報來看,其已搶先開始著手轉型。擴張后成本高企業利潤率下滑使得放緩教學中心擴張速度,內部開始業務梳理,砍掉不賺錢部門聚焦高利潤業務,開始提高教學中心使用率。

          學而思也將重點放在利用率上,暫停城市數量的擴張,對于已經進入的城市將會采取“滲透”策略。業內人士表示,學而思教學中心相對較小,隨著時間的推移,將會對該教學中心進行擴大。因此,當關閉一個教學中心時,仍會在原有教學中心規模上增加另一個教學中心。這種學而思獨特的擴張方式也將提高資源利用率。

          新政策的到來以及經營策略的改變也隨之帶動培訓項目的改變,但主營項目仍是發展重點。盡管學而思最新一季度1對1培訓教學點減少12家(關閉13家,新增1家),但據馬江偉透露,學而思智康1對1收入占總營業額的21%,希望未來3-5年1對1業務能帶來30%的收入。關閉的教學點不會影響學而思繼續對1對1業務進行投資,確保該業務能夠與完全不同的小班授課模式進行互補,確保該業務的盈利能力。

          學大教育CEO金鑫此前也表示,學大會繼續主推特色1對1項目,1對1能夠創造更多用戶價值。而新東方則偏向于盈利性高的項目,對新業務擴展采取不冒險涉足的措施,這無疑也預示著仍將重心放在主營項目上。

          “企業專注主營、擅長的業務我是看好的,教育是服務,并且是一種專業性強、難以標準化的服務,這就需要企業聚焦。新東方聚焦英語和留學領域,學而思1對1培訓和小班模式互補,從長期看這都是對企業有利的。”李瑩說道,“從新東方和學而思為首的培訓機構做法看,提高利用率將是一個趨勢,跑馬圈地后需要精耕細作。企業從擴張轉移到深耕,這將會是一個轉型的過程。”

          有業內人士稱,中國教育培訓行業已經漸漸遠離紛繁擴張的年代,隨之而來的將是細化管理、提高盈利要求、擁有掌控成本的能力,轉型的年代已經來臨。

          標簽: 教育 培訓 巨頭 業務 轉型期責任編輯:辦公室
          神马影院手机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