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77j97"><listing id="77j97"><menuitem id="77j97"></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form id="77j97"></form>

          <form id="77j97"></form>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id="77j97"><nobr id="77j97"></nobr></address></address>

          2012-07-12 星期四

          農歷五月廿四

          薛學彥:外語教育數字內容的加工深度

          日期:2012-11-07   作者:薛學彥   新聞來源:百道網

          就教材或者學校教育目的來講,加工的深度可以到單詞層面,加工的維度可以是多方面的。

          在我國,外語數字出版通常具有教育目的,即使讀物類數字出版也某種程度上帶有教育目的。這就決定在信息傳遞方面外語數字出版和漢語數字出版的差異,也決定了外語數字內容的加工深度。

          資深編輯王劍波說過:外語教育數字出版的內容加工,無論細到哪種地步都不為過。在一次國際學術交流會議上,一位意大利教師通過數據庫方法對當地的教材進行分析,發現教材本身遠沒有宣傳得那么好(far from being ideal)。要做高質量的外語教育數字出版,其加工深度是值得討論的。

          那么,加工究竟應該到哪種深度呢?

          這要看教育產品的目的。就教材或者學校教育目的來講,加工的深度可以到單詞層面,加工的維度可以是多方面的。在基礎教育階段,語法、詞義、詞組、專有名詞、詞綴等都可能是加工的維度;高等教育階段的加工深度可能在修辭、搭配、語體、語境等語用方面。內容加工的深度應該能夠體現一本教材或者一個數字產品的質量,能夠保證產品的科學性。

          我國教材大戰初期,有的出版人使用“詞匯復現率”宣傳教材的優點以達到占領教材市場的目的。通過計算機對詞匯的分析發現,所謂的復現率并不是十分明顯。例如,在以“主題”為編輯單元的教材中,一個產品可能就涉及三、四篇文章,所以,就某個主題而言,和主題相關的詞匯復現顯然受到限制,因為其它單元還要涉及另外的主題。

          要控制詞匯復現率、準確掌握單詞的使用情況,在教材編寫或者數字內容加工方面就必須建立數據庫,對篇章內容進行加工。加工過程不僅可以保證產品的科學性,還可能會引發產品研發方法新思考。

          本人曾經做過一個簡單的實驗,實驗對 3 篇文章進行了詞義、詞性、派生、詞綴、搭配等方面的標記,其中詞性是自動標記。當傳統詞表僅包括專有名詞、詞組和生詞幾部分時,統計過程讓本人思考:是否要將搭配詞也包括到詞表中呢?是否要在構詞方面給學生一些統計信息呢?一些語用現象如 family planning/birth rate/population control 等是否要當一個新的詞條(entry)進行統計呢?某個詞下面是否可以自動地包括例句呢?更重要的是,計算機將不會放過 blue/flat 等這樣一詞多義的詞匯。加工過程還會讓人們發現一些普通詞匯的新用法,而這些有可能在傳統內容加工過程中被忽略,如單詞 little 還通常和其它形容詞一起搭配,形成 useful little/nice little/silly little 等用法。

          經過精細加工的教育數字產品,其統計學上的科學性是顯而易見的,內容方面的階梯性也可以得到更好的控制,包括詞義、例句等內容的新型詞表生成等更是達到高度自動化。而這樣的產品內容一定會呈現一個嶄新的面貌。

          標簽: 薛學彥 教育 數字 內容 加工責任編輯:辦公室
          神马影院手机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