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77j97"><listing id="77j97"><menuitem id="77j97"></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form id="77j97"></form>

          <form id="77j97"></form>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id="77j97"><nobr id="77j97"></nobr></address></address>

          2012-07-12 星期四

          農歷五月廿四

          當前位置:首頁 >  數字出版 >  數字資訊 >  正文

          電子閱讀時代的思考

          日期:2012-11-12     新聞來源:鮮果讀書

          時機剛好,該停下來思考一下—這是第一次,但絕對不是最后一次——閱讀的技術,而不是那些由裝訂在一起的書頁引發的各種熟悉的話題。一般來說,當我說到“書”這個字的時候,我指的是那些篇幅夠長、值得裝訂起來的文章,不管它們是不是真的加上封面、封底裝訂起來了。無論你是在手機上、電子書閱讀器上、臺式機上、筆記本電腦上、一沓松散的電子書打印稿或者是一幅卷軸上看到的《遠大前程》,它都是一本書。在以上任何一種載體中,它都還是《遠大前程》——考慮到人們對電子閱讀時代即將來臨的普遍憂慮,它也還是蘊含著深刻含義的同一本書,這是值得強調的一點。而且在那些情況下,當我需要區分各種不同的閱讀技術時,我經常會用“抄本”這個詞來形容那個把紙張裝訂在一起,帶有“書脊”的長方形的東西。

          把這個問題說清楚了,咱們還是回到做筆記的問題上來。對于這一點,在描述這一行為時,我已經默認了你所讀的是抄本。畢竟,要是你在讀電子書的話,基本是用不上鉛筆的,這也就引發了一個問題:當你閱讀電子文稿的時候,做筆記有什么作用?

          我發現,這個問題很難回答,一部分原因是大部分電子書閱讀器所采用的技術在兩種作注解的方法之間作出了嚴格的區分。(有些電子書閱讀器配有手寫筆,但是在我寫作的這段時期,它們還沒有打開消費市場。)當你握著筆讀抄本的時候,你可以在書頁邊上匆匆寫下評論—可以是文字和符號的組合:星號、嘆號和打鉤—你也可以把關鍵詞圈起來,或者在重要的段落下面畫線。所有這些都用的是同一種技術和同一種方式完成。但是在大部分電子書閱讀器上,你需要用一種輸入程序來畫線或者標記某個段落,用另一種輸入程序來輸入評論,然后用第三種輸入程序來給某一頁“加上書簽”(這個實際上就是折頁)。能夠擁有一部電子書閱讀器,我既驕傲,又高興,因為我可以隨意作標記,而且還能夠在掌上方寸大小的地方隨意瀏覽我對讀過的所有書作過的所有評論,但是這些科技也存在很大的缺陷。

          一方面,你不僅要考慮你想在哪一部分做筆記,而且還要考慮哪種做筆記的方式更合適。另一方面,如果你的電子書閱讀器沒有手寫筆的話,你就不能做出你所熟悉的那些非字符記號,或者說不能輕松地做出那些記號。在過去幾十年的閱讀生涯中,我形成了一整套作注解的象征符號系統,比如說,嘆號跟問號、星號和打鉤所表示的意義完全不同(所有這些符號都可以跟畫線或畫圈結合起來)。而且,電子評論系統會把你的評論與對應的原文分離開來。在電子書閱讀器上,查閱自己的評論是個極為費事的過程,然后你還得來回地在這些評論和引發它們的原文之間切換。不過跟你在看其他人已經看過的書比起來,這個問題就算得上是個優勢而不是毛病了:還有什么比一本寫滿了上一位讀者的潦草筆跡的圖書館的書更令人煩心的呢?——特別是這種在圖書館的書上寫字的人實際上一定不會提出什么好見解。

          (確切來講,在其他某些情況下,同時看文本和他人的評論可能會有幫助。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猶太法典》,實際上是希伯來語的評論和希伯來語的經文同時出現,正文和評論出現在每一頁紙上。同樣地,雖然不是那么經典的書,兩百年前的人們都很樂意把書借給詩人柯勒律治,只為了在書還回來的時候,上面能留下這位偉大詩人在書頁邊上作出的評論;不過可惜的是,柯勒律治就像研讀《圣經》的拉什和拉比·阿基巴一樣,早已長眠于地下了,這就意味著,想要讀別人標記過的書通常是個令人沮喪的過程。)

          那么,要是能把別人的筆記安全地存放起來,只在你想看的時候查看,這該多么令人高興??!不過你自己的筆記——那就另當別論了。這些筆記是你跟其他思想碰撞的寶貴記錄;它們記錄了你的興奮,你的困惑,還有你激動、生氣、喜悅的時刻。要不是它們保留了這段有意義的經歷,你可能早就忘掉了。

          當然了,記在書頁上的閱讀體驗可能會在日后帶來尷尬。這些年來,我常常會憎惡我曾經對某段話表現得那么激動,那些話在一個年輕人看來是真知灼見,但是在上了年紀、自認為更加睿智的我看來,就不過如此;而且我還常常忍不住想要擦掉那些我不再贊同的評論,特別是因為我連以前的字跡都無法接受。不過我并沒有擦去那些評論,能夠保留一份我曾經怎樣讀書的記錄,這對我來說很珍貴,而不只是為了祝賀自己變得更加成熟。我強調了“自以為更睿智”?,F在我的讀書方式的確跟三十年前不一樣了,而且在很多方面我確信我是在走上坡路。但是并非全部。當我二十歲的時候,對我來說,世界上最重要的書就是威廉·??思{的《押沙龍,押沙龍!》——現在我卻完全讀不下去了,雖然我還能感受到它的偉大與崇高。我對??思{作品的不耐煩也許不能標志著我變得成熟了,只能代表我的品位范圍縮小了,這是很多人隨著年齡增長都會有的體會。當我偶爾翻開那部書頁泛黃的平裝本??思{著作,看到年輕的自己寫下的充滿激情的評論,我會不時地感到厭惡——但是我也會有些嫉妒和羨慕那個能從故事中體會到那么多的年輕人。而且,如果不是有那些評論在的話,我大概已經忘了,或者不能夠清晰地記起《押沙龍,押沙龍!》曾經對我的意義。

          在這個時候,可能有人會輕聲抱怨說這樣當然很好,但是寫出那些評論真的很耗費時間。它會讓你慢下來。它會讓你讀不了很多書。面對這些抱怨,我的回答是:沒錯,它會讓你慢下來,它會讓你讀不了很多書。而這些都是好事情。

          標簽: 電子 閱讀 時代 思考責任編輯:辦公室
          神马影院手机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