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77j97"><listing id="77j97"><menuitem id="77j97"></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form id="77j97"></form>

          <form id="77j97"></form>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id="77j97"><nobr id="77j97"></nobr></address></address>

          2012-07-12 星期四

          農歷五月廿四

          當前位置:首頁 >  數字出版 >  數字資訊 >  正文

          童之磊:數字出版需組建產業大聯盟

          日期:2012-11-23   作者: 陳杰   新聞來源:北京商報

          數字出版需組建自己的產業大聯盟

          正在排隊上市的中文在線今年低調不少,但卻一刻未停止其在業內的布局和拓展。除了繼續拓展以手機閱讀為代表的無線業務外,還在以電子書包為代表的教育市場頻頻出手。此外,中文在線也在積極謀求促成數字出版產業大聯盟的成立。在這一系列動作背后,是一位年輕CEO對數字出版市場的獨到見解和看法。記者獨家專訪中文在線董事長童之磊,了解中文在線的戰略規劃。

          商報:數字出版的出現改變了傳統出版經營模式,開始由“以產品為中心”變為“以用戶為中心”,是從用戶的角度出發,內容銷售也圍繞為用戶需求來提供解決方案。您認為應該如何做到“以用戶為中心”?

          童之磊:傳統出版確實以產品和內容為中心,因為出版社不知道用戶是誰。例如作家海巖的書售出100萬冊,書店和出版社并不知道買書的人是誰,所以傳統出版無法做到以用戶為中心。數字出版的一大變革就是,讓企業知道自己的用戶到底是誰,以用戶的需求來展開服務。其實,每個人的閱讀需求都不一樣,這和每個人的飲食習慣不同是一個道理。因此,數字出版的核心點在于,我們怎樣把用戶需要的內容送到他們面前,讓他們變成我們的讀者。借用數字出版的優勢,首先,我們能獲取到用戶的聯絡方法;其次,可以得到用戶的行為記錄,例如他們看了哪方面的書和在什么時間看的。利用一套被我們稱之為用戶深度挖掘和智能營銷的數據分析體系和精確營銷系統,為機構和個人客戶提供個性化的閱讀服務。例如,我們一直推崇分級閱讀,12歲以下的和15歲以上的讀者有著不同的閱讀喜好。我們的理念是人人都有書房,在里面選什么樣的書、放哪些內容完全個性化定制,我們的系統可以把用戶需求的東西自動推薦給讀者。

          商報:伴隨著“以用戶為中心”經營模式的建立,傳統出版內容也在發生巨大改變。不同于以往一本完整而信息量龐大的圖書,現在的閱讀內容有明顯的碎片化傾向。有人也將更為碎片化的內容稱為“流內容”。您認為數字出版企業應該如何實現向“流內容”的轉變,又如何做好營銷?

          童之磊:數字閱讀的特點是形成了“顆?;?rdquo;閱讀。“顆?;?rdquo;要求我們將內容單元盡量縮小,形成最小的完整體。一部小說算是最完整的內容體了吧,很多人認為小說內容的連貫性致使其無法實現數字閱讀條件下的切割。其實并不盡然,例如,我們可以把小說分成章回提供給讀者。如何保證小說內容天然的連貫性呢?這就要求作者在創作時要根據數字閱讀的特點適當調整小說節奏,學會巧妙設置章回銜接處的“包袱”,吸引讀者有繼續閱讀的欲望。這就好比中國古代的說書,每次到最精彩的地方總會來一句:欲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不由得你下回不來?,F在網絡文學作品對此運用反而比較嫻熟,傳統作家要想將自己的作品在網絡條件下得到更好地推廣,必須得做出適當改變。

          商報:提起網絡文學,中文在線比較獨特的地方在于設置了一個網絡作家“青年訓練營”,用已經成名的寫手、作家培訓新手。這就打破了網絡寫手全憑自己摸索的原始狀態,將培養適合網絡環境的作家當做一個系統工程。未來是否會形成一條培養網絡作家的流水線?

          童之磊:網絡寫手和職業作家是完全不同的概念。職業作家是有專業標準的,只有寫到一定程度才能登堂入室。但現實卻是,沒有人去教那些想成職業作家的網絡寫手,應該怎樣做才更職業化。未來要培養大量的職業作家,就應該解決從業余到職業的轉變過程,我們想到通過“青年訓練營”來培養他們,效果非常好。今天“青年訓練營”幫助更多的青年寫手、作者變成職業作家,這是一種全新的服務模式,未來是否會成為產業、成為流水線,要看當時的客觀條件,我們會堅持下去。

          商報:數字出版行業一大難題就是缺乏統一的標準體系,從業者都是單打獨斗。長遠來看,您認為數字出版行業是否需要形成一定的聯盟體或者平臺?您是否嘗試過參與或者組織此類平臺?

          童之磊:數字出版未來是一個上萬億的巨大蛋糕,這不是任何一個企業能一口氣吞得下的。一個產業真正要做大,需要有大量的重量級公司參與。我認為數字出版行業的發展應該成立一個聯盟,這樣大家可以一起討論行業的關鍵問題,比如標準怎樣定,數據格式是怎樣。中文在線去年曾嘗試聯合國內幾大出版集團,打造一個大的數字出版聯盟,但很遺憾因為各方在對聯盟認識、利益等問題上未形成共識,聯盟并未形成。但是我們有機會還要再推這件事,希望政府能在未來這個聯盟中扮演重要角色,我非常期望未來中國出現“中國數字出版協會”這樣的組織,這將對整個行業產生巨大推動作用。

          商報:你曾經提到過,數字出版領域一直存在重項目、輕產品的情況,如今粗放式經營無法滿足數字出版發展需求,應該精耕細作,交互與體驗功能將成為數字出版產品最核心的設計理念。請您解釋一下應該如何做到精耕細作,如何實現交互與體驗?

          童之磊:這取決于我們是否真正理解什么叫數字出版的產品。以前,大家把數字出版簡單理解為紙書的數字化。未來的數字出版產品一定是集數字出版的用戶需求創造出的多媒體的、充分發揮數字出版特點的產品,是互動的、充分調動人所有的感官,聽覺、視覺、觸覺等等全部調動起來。將來,這類產品或許將不再被稱之為數字出版產品,因為它更像一部集合全媒體形式的電影。其實,我們現在已經在開發相關產品,比如iPad上做的“電子童書”,既有互動的效果還有故事,這代表了未來數字出版的一類發展方向。

          商報:中文在線一直在提一個概念,叫做“全媒體出版”,在不少人眼里,這個概念其實很容易和現在一個流行的詞匯混淆,那就是“云出版”。您認為這兩個概念是一回事兒嗎?

          童之磊:全媒體出版講究內容媒體形式的全覆蓋,強調從互聯網到手機到專業的閱讀設備,包括行業性的應用、紙媒全覆蓋。云出版強調將整個發布平臺是放在云端的,里面充滿海量的內容。在我看來,云端并不能覆蓋到所有的媒體形式,比如我們的全媒體出版在做聽書產品,內容的形式要符合于聽的特性,因此必須要把內容進行進一步創作或產品化,形成完全適合于聽特性的內容。所以,全媒體出版和云出版,這兩種概念是有差異的,隨著移動互聯網新技術的發展,基于互聯互通模式的媒體覆蓋會成為一種非常重要的形式,云出版其實是全媒體出版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商報:目前中文在線的業務領域主要有哪幾大塊?一切順利的話,中文在線將于明年上市,會拿到一大筆融資,這筆錢將投向哪里?

          童之磊:中文在線的業務從市場緯度來講主要分幾大方向:無線方向、互聯網方向、教育及行業方向和引申權開發方向。四大市場中,無線業務占到50%左右的份額,互聯網方向,主要是中文在線旗下的17K網絡文學原創網站和教育及行業方向,主要是中文在線的電子書包為代表的教育類業務,是我們未來最重要的兩個增長點,因為這兩塊業務增長很快,所以無線市場所占比例的絕對值也在相對下降。

          上市以后的確會拿到一大筆充裕的資金,對中文在線而言,我們會主要將錢投入到三大部分。首先,會繼續加強內容建設,這是根本;其次,會加強數字化管理平臺即內容管理和用戶數據系統,穩固技術平臺和優勢。此外,中文在線會加強對以電子書包為代表的教育行業的投入,這塊市場其實是未來數字出版行業最大的蛋糕之一。不得不承認,這一市場的投入產出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可能是五年,也可能是十年,這既需要用戶有個接受和適應的過程,也需要我們不斷完善和開發新產品、新平臺。所以,這也是中文在線和其他從業者實現差異化競爭的有效方式,我們看好并堅持這一領域。

          標簽: 童之磊 數字 出版 產業 聯盟責任編輯:辦公室
          神马影院手机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