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77j97"><listing id="77j97"><menuitem id="77j97"></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form id="77j97"></form>

          <form id="77j97"></form>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id="77j97"><nobr id="77j97"></nobr></address></address>

          2012-07-12 星期四

          農歷五月廿四

          胡曉東:數字閱讀及內容產業的未來

          日期:2014-06-27     新聞來源:大佳網

          阿里巴巴集團數字閱讀事業部總經理胡曉東

          導語:5月28日-6月1日,第三屆(京交會)故事驅動亞洲(StoryDrive Asia)大會及展覽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舉辦。大會堅持走在國際內容產業的最前端,新推亞洲元素,講述精彩故事。本屆大會兩大主題分別是“跨媒體講故事” 和“跨文化講故事”,旨在為出版和跨媒體版權領域的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提供更多的便利。

          阿里巴巴集團數字閱讀事業部總經理胡曉東于30日下午在大會發表主題演講——“數字閱讀及內容產業的未來”。胡曉東是科技圈里的出版人, 是出版圈里的科技人。按他自己的話說,是從一個“無知者無畏”的莽漢變成了“無所不知”的閱讀產業人士。從聯想的全球配件產品負責人到多看的創始人,他本人就是成功跨界的案例。胡曉東與現場觀眾分享了他在數字閱讀和內容產業最新發展方面的心得。

          以下為演講實錄:

          今天的主題是“故事驅動亞洲”,我看到了很多文化圈的人士,除了中國還有很多友好的國家。作為一個做數字閱讀的人,我覺得在這里顯得非常的卑微,因為我是一個技術男,我覺得我可以為“故事驅動亞洲”這個主題貢獻一點點什么東西呢,我想可以貢獻一點點我對移動互聯對用戶帶來變化的一些心得,在今天這個時代我們可以怎么樣寫故事,用戶喜歡什么樣的故事,除了販賣內容以外我們是否還有別的商業機會。我覺得我可以講講這些故事,希望對大家有用。

          我們可以看到一個非常嚴酷的現象,就是全球范圍內圖書呈一個下降的趨勢。為什么會產生這種情況,這種情況在中國非常嚴重,我們可以找出很多的理由,但是我覺得理由用不著太多,就是讀者不看書了,原因很簡單,就是這個原因。同時我們可以看到,在以前,我們圖書業者秉承一種精英的文化,我們自己高高在上,做了很多書籍,為用戶讀者提供精神食糧,但是今天大家是不是買你的賬,我覺得需要打一個問號。今天我們秉承的文化是屌絲文化。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意味著每個人在尋求個性,有自己的興趣,希望交互,這樣一種心態,好像什么都不信了,以前你說什么是什么,你講什么故事我都聽,我非常津津有味,但是今天我不信了,我有我自己的故事要說,我有我自己的想法要想,這該怎么辦。

          還有,以前世界上很多經典故事,這些故事流傳了很多年,有一些也可以暢銷很長時間。但是在今天,我們的從業者越來越不知道如何把握讀者的興趣。當我們剛剛發現一個熱點的時候,這個熱點已經走開了,怎么抓住呢?為什么會發生這種情況,其實沒有必要逃避,就是移動互聯和社交網絡這兩個家伙鬧的。我們要想它是怎么做到的,它做了什么就把用戶改變成這個樣子。其實移動互聯和社交網絡是一個技術名詞,但是技術這個東西很厲害,他首先改變了人們的行為習慣,然后進而改變人們的思維習慣,雖然我們有些名詞還沒有變,但是它背后的含義有了非常多的變化。

          比如說以照相這件事情來講,在100多年前照相術發明的時候,我們看看笨重的設備、專業的攝影師,那種情況下照相的意義在什么呢,他是在留影,他非常有紀念意義。但是家庭照相機發明以后,我們的照相意義又變了,它變為了留住生活中的美好瞬間。很多家都有相框,我們看到一些值得記憶的東西我們要把它留下來,但是到數碼相機發明的時候,你會發現我每天都產生了好多好多照片,但是我看照片的時候越來越少,雖然說叫照相,但是照相已經變成了表達攝影者自我的感受,到了今天的手機時代,照相還是叫照相,但是照相的核心價值變成了分享。

          照相是這樣,閱讀會逃離其外嗎?講故事會逃離其外嗎?當然也不會。我們會看到,在以前精英文化主導的時期,所謂“文化”這兩個字講的是以文教化,我們人類的文明歷史,我們看得到的東西是由書面文化所創造的,但是書面文化就是我們世界的全部嗎?可能我們要打一個問號,太多的受到了寫書者主觀的影響。但是以前我們看到文字的時候,我們自然而然會想到書,甚至大家在寫信的時候也會想到用書面語來寫。但是在今天,我們每天接觸到最多的文字來自于社交網絡,來自于Facebook,來自于微信,來自于QQ。當我們看到文字的時候,文字的意義已經變了,不再是書面語,不再是高高在上的作者給我們的東西,而是我們身邊的朋友給予的有生命力的語言,他等待我去交互,他反映我個性的東西,他等著我去聊天吐槽。

          文字的意義、文字的定義變了,知識還是原來的知識嗎?我們知道圖書是來傳播知識的,但是知識可能也變了。以前我們說到知識,知識講究的是人們的信息擁有能力,所以中國有學富五車的說法。但是在今天,學富五車真那么重要嗎?你可以在谷歌、百度獲得任何你想要的東西。同時知識還有另外一個能力,就是信息的理解能力,知《易經》可以治天下,讀《論語》可以走遍天下?,F在的知識就變成了信息的應用能力和信息的再創造能力,知識的定義也變了,我們的圖書業者還是守著原來的時候嗎?

          同時我們必須要清醒地認識到一個問題,以前思想傳導的主要載體是圖書,現在不是了,思想主導的途徑日益走向多元化,日益走向網狀而不是線性。因此我們可以看到移動互聯和社交網絡是怎么樣改變我們的閱讀,閱讀本質上是一種思維習慣,移動互聯和社交網絡改變了人類的思維,所以它必然帶來非常多的變化,我們必須要正視這個問題才能寫好我們的故事。

          我們正視了這個問題,但要怎么樣解決呢?從這點來講我有幾個建議,首先一點,我們需要認識到一點,我們身處的時代是一個口語文化復興的時代,傳統的書面語方式可能要被打破。同時,作為我們一個圖書業者有時候經常會說,碎片化信息是垃圾,冗余的信息很羅嗦,是因為你框到了書面語的困擾之中。我們有沒有想到過,如果給碎片化信息以合適的組織形態,它會反映更多的我們世界的全貌。比如說我在這里跟大家分享一個內容,書面語一句話就可以說得清楚,胡曉東在某時某地在“故事驅動亞洲”跟大家來分享一個事情,說完了。但是每個人如果在社交網絡就此發揮你們的想象、發揮你們的感觸,你們大家的東西會構成更為鮮活的這件事情的全貌。

          另外一點,有一些媒體的資深從業者問我說,曉東,新媒體該怎么做?我們新的數字出版該怎么做?我們是不是要上跨媒體???我們是不是要做APP???我說這些東西只是表面的現象,你必須要從內容本體去考慮問題,你要做出符合用戶需要的內容產品。你寫東西不是為了你自己爽一爽,你寫東西是為了給別人創造價值。今天的用戶喜歡什么樣的東西,也許非常簡單,我這里面有12個字,說真話、說人話、接地氣、有干貨,這就是社交網絡帶來的熟人語境。我們判斷新與舊,新故事、舊故事的區別時,不要想那么多表面的花里胡哨的東西,考慮一下你的內容是否符合了現在的思維變遷。

          同時我們非常高興地看到,文化業者是承載思想的人,今天的互聯網給了文化業者一個前所未有的機會。移動互聯讓交互無處不在,而交互思想的碰撞才會產生火花,因此我們看到今天的屌絲文化是一個精神的概念,它發揮更多的個性,有更多愿意參與的人到你的行業當中,而不是你一個人悶在小黑屋里去策劃一些選題,而是我們敞開心扉、敞開屋子讓更多的人參與其中,大家愿意幫助別人,幫助你去完成這個過程,因為人人都是屌絲,人人都來交互,人人都需要展現個性化的東西。

          我們怎樣讓自己的故事更為鮮活,讓人喜歡聽。我覺得可能有一個世界各國普遍存在的問題,就是出版行業沒有品牌,出版行業只有一個一個的公司的名字,出版行業只有一本一本的暢銷書,出版行業總是在做這本暢銷書到下一本暢銷書的循環,沒有積累。我們缺乏內容品牌,我們內容品牌背后是什么,我們缺乏一個人格化的體現,作者有品牌,但是出版社沒有品牌,為什么?出版社把自己作為一個機構,而沒有一個人格化的展現,而人只有對人產生歸屬感。為什么我們沒有人格化的東西呢,我們完全可以去試試看。

          上一頁 1 2 下一頁
          標簽: 胡曉東 數字閱讀 內容產業 未來責任編輯:管理員2
          神马影院手机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