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77j97"><listing id="77j97"><menuitem id="77j97"></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form id="77j97"></form>

          <form id="77j97"></form>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id="77j97"><nobr id="77j97"></nobr></address></address>

          2012-07-12 星期四

          農歷五月廿四

          當前位置:首頁 >  數字出版 >  數字資訊 >  正文

          數字出版轉型升級“四面開花”(4)

          日期:2014-06-27   作者: 韓東 攝   新聞來源:中國新聞出版網

          移動互聯帶動出版結構轉變

          關鍵詞:模式

          “數字出版轉型升級模式,其本質就是要利用移動互聯網技術、云計算技術、大數據計劃,帶動傳統出版與數字出版的雙向整合,進而帶動出版社產品結構和經濟結構的根本性轉變。”浙江大學出版社分管數字出版工作的副社長金更達認為,《意見》的出臺,對于加快推進傳統出版單位數字出版轉型升級模式探索將產生深遠影響。

          浙江大學出版社入選全國首批“數字出版轉型示范單位”。通過2010年至2013年的運營,已經形成了自己的數字出版模式。在金更達看來,數字出版轉型升級有三種模式。其一,在學術出版領域,國外學術出版巨頭早在上世紀末就布局數字化領域,在本世紀初就已實現轉型升級,其收入絕大部分來自于數據庫產品和基于數據庫的服務產品。其二,在教育出版領域,國外知名教育出版集團也已經抓住技術發展趨勢與在線教育市場需求,依托自身優質資源向教學過程服務延伸,實現了內容、技術與教學管理的緊密結合。此外,在大眾出版領域,絕大多數國內外出版社也在出版紙質書的同時,在不同的電子書平臺中發布了電子圖書。

          盡管大多數出版單位已清醒地認識到轉型升級的必然趨勢,但從一個成熟的產業進入一個陌生的產業難免會遇到困境。“行業標準、產品形態、版權、盜版、風險、人才、準入制度等諸多困境,致使一些出版單位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這或許才是當前轉型升級面臨的最大困境。”金更達告訴《中國新聞出版報》記者。

          從信息技術發展趨勢來看,移動互聯網技術的發展與應用,推動傳統行業壁壘和邊界正在加速打破。作為內容生產和提供的出版產業顯然在數字時代更難以避免這種趨勢。從某種程度上講,出版單位在某些數字出版領域已經失去了搶占制高點的機會。而要避免這種趨勢,或許有效的途徑就是推動科技與出版的融合。

          數字出版轉型升級是一個系統的、復雜的內生型工程。由于每家出版單位的情況各不相同,其轉型升級戰略規劃、轉型升級方向和途徑也不盡相同。金更達認為,《意見》的出臺,對那些已經經歷多年數字出版轉型升級的出版單位來說無疑是雪中送炭。

          當前,整個社會都已經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云計算時代、大數據時代。為此,浙大社在實踐過程中,實現了企業架構數字轉型和企業資源管理數字轉型兩個新的方向,最終實現了從供應鏈向消費鏈的轉型、從支持管理向支持決策轉型、從面向管理向面向服務轉型、從注重產品信息向注重客戶數據轉型。

          金更達就此認為,數字出版轉型升級模式的本質,應該是帶動傳統出版與數字出版的雙向整合,進而帶動出版社進行結構轉變。在這個關鍵點上,他認為,《意見》的出臺將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涂桂林)

          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標簽: 數字出版 轉型升級 四面開花責任編輯:管理員2
          神马影院手机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