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77j97"><listing id="77j97"><menuitem id="77j97"></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form id="77j97"></form>

          <form id="77j97"></form>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id="77j97"><nobr id="77j97"></nobr></address></address>

          2012-07-12 星期四

          農歷五月廿四

          中國網絡文學領先世界 用戶達3.33億

          日期:2017-04-03     新聞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被戲稱為“野蠻生長”的中國網絡文學,已經成為人類文學發展史上一道獨特的風景。最新數據表明,我國7.31億網民中,網絡文學用戶已達3.33億,占網民總數的45.6%,手機上網讀文學的網民有3.04億。數百家文學網站日更新總字數可達2億漢字,文學網頁日均瀏覽量超過15億次,2016年中國的網絡文學市場產值破5000億元人民幣。僅一家閱文集團,每天就有400萬作者為其上傳原創作品,網絡小說存量達千萬部。由網絡小說轉化出版的圖書,改編的影視作品、游戲、動漫、有聲讀物及周邊產品,帶火了大眾娛樂市場,打造出“互聯網+”的龐大產業??梢哉f,如此繁盛的文學境況在中國史無前例,在世界也是絕無僅有。

          中國作為歷史悠久的文化資源大國,抓住了數字化傳媒的時代機遇,實實在在地做成了網絡文學強國,無論是作者陣容、讀者族群、作品存量,還是整體的文學活力,中國的網絡文學已經層林秀峰般隆起于世界文學之地平線,浩瀚網文領先世界已經是一個毋庸置疑的事實,其文化品貌和影響力堪與好萊塢大片、日本動漫、韓劇相提并論?;诨ヂ摼W跨界優勢,一大批中國網絡小說走出國門,受到老外追捧,在美國、加拿大、菲律賓、英國、俄羅斯、印尼、越南……中國網絡小說的擁躉眾多,僅英文翻譯網站Wuxiaworld就有來自全球10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讀者跟讀,點擊量超過5億,日均訪問人數都在50萬以上,不止是歷史、言情,還有玄幻、科幻、游戲、末世一應俱全的作品都是眾多歐美讀者喜愛的“菜”,在Novel Updates這個提供亞洲翻譯連載指南的導航網站,出自起點中文網的小說就有150余部。

          如此“巨量”的文學存在,且開始成為中國文化“走出去”的一支勁旅,我們的網絡文學緣何能夠領先世界?

          中國網絡文學領先世界 用戶達3.33億

          政府為網絡文學保駕護航

          細究其因,中國網絡文學的良好走勢首先得力于政府的積極引導與支持,日漸形成了有利于網絡文學健康發展的社會環境和輿論氛圍。政府有關部門近年出臺了一系列有關網絡文學發展的政策舉措,使草根崛起、“赤腳奔跑”的網絡文學上升為文化發展的國家戰略和核心價值觀建設的重要陣地。一方面以政策導向給予網絡文學更多的扶持和獎掖,如《中共中央繁榮發展社會主義文藝的意見》倡導“大力發展網絡文藝”,采取“重在建設和發展、管理、引導并重”的方針,實施網絡文藝精品創作和傳播計劃,鼓勵推出優秀網絡原創作品,以推動網絡文學繁榮有序發展。國家廣電總局和中國作協從2015年開始,分別開展“優秀網絡文學原創作品推介活動”和“中國網絡小說排行榜”,嘗試為網絡文學設置標桿,促進其走向主流化和經典化;另一方面開展“凈網”“劍網”等專項行動,打擊網絡侵權盜版,加強網絡文學內容和作品版權管理,規范網絡文學市場秩序,優化網絡環境,讓正能量引領網絡創作,使網絡文學以其廣泛的文學滲透力、娛樂吸引力和文化影響力成為中國文化軟實力建設的重要一翼。

          市場為網絡文學注入創新動力

          助推中國網絡文學風生水起的另一個因素是得力于市場運作。如果說山野草根的自由寫作、技術叢林的傳播機制和商業模式的經濟杠桿,是網絡文學爆發式增長的三大利器,那么,商業模式的市場化運作則是激勵創作、拉動傳播、創新經營的最大推手,也是中國網絡文學海量增長的經濟支撐,而這一點恰恰是世界其他國家未能做到的。從十幾年前最大的原創文學網站“榕樹下”難以為繼而被人收購,到盛大文學從一家獨大到分化解體的斷崖式滑落,再到閱文集團成為網絡文學領域的新霸主,乃至中文在線的成功上市等網絡文學市場的不斷洗牌,其背后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商業模式的構建和市場運作是否成功。網絡文學在我國的興起,是數字化傳媒的文化創造物,也是網絡文化資本市場催生的必然結果。其激勵機制就在于,上網寫作不僅可以自由表達、即時傳播,還可以獲利致富奔小康,甚至進入“作家富豪榜”而名利兼得,因而成為激發許多人“觸網”寫作的重要誘因。天蠶土豆近日被封為“網文之王”,辰東、貓膩、夢入神機、唐家三少、我吃西紅柿等作家登上“十二主神”寶座,還有一批寫手榮膺“白金作家”、“大神作家”、“百強大神”等稱號,其評價標準除了作品內容的價值蘊含外,大都離不開他們作品的點擊率、收藏量、打賞數、IP轉讓率、出版發行量、粉絲數量等被讀者認可的市場反應。

          中國本土的漢語網絡文學自上個世紀中后期開始起步,走過了一段曲折的發展道路,從剛開始的“無功利”創作,到新世紀初的市場化探索(如起點網2003年嘗試付費閱讀),再到近些年來IP競價版權模式,日漸形成從上游原創作品向下游影視、游戲、動漫、圖書、演藝、有聲、周邊等產業鏈延伸的“長尾效應”,終于建立起“以消費者為中心”的商業模式,走活了數字化時代的這盤“文學大棋”。盡管還存在網絡盜版侵權、唯利是圖、忽視社會效益等情況,但網絡文學的商業運作激活、帶動、繁榮并制約了大眾娛樂文化市場,不能不說是中國網絡文學能夠領先世界的一大動因。

          中國網絡文學領先世界 用戶達3.33億

          文化為網絡文學提供豐厚滋養

          網絡文學是一種原創文學,也是大眾文學,它的影響力和傳播力其實彰顯的是中華民族的文化創造力,它的健康繁榮體現的是我們的文化自信。試想,一種文學,能有數千萬人參與創作,擁有數以百萬計簽約作家和3億多人的讀者群,且以網絡跨界、民間發力的特殊路徑遠播世界,這種時代現象級的“集群式”文學現象,定然是一個民族文學創新力的釋放和文化創造力的迸發。

          2004年開始網絡創作的唐家三少已經寫了4000多萬字的小說,出版160多本書,曾連續130個月不間斷續更。他近日曾感慨:“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會在短短幾十年涌現幾百萬新生作家投身創作,全世界的作家加在一起能有多少呢?”他還引用北大陳曉明教授的話說:“網絡文學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精品,那也是一個非常龐大而可觀的數字,是其他國家難以比擬的量級。”寫手人多、高產量大、堅持不懈,外加青春激情放飛夢想,網絡文學想不火都難。當然,網絡文學高標于世界網絡文學之林還有更為重要的歷史和社會原因。我國悠久的文學傳統和文化傳承為當今網絡文學創作提供了豐厚的土壤自不待言,中國經濟的強勢崛起,綜合國力的不斷增強以及開放而穩定的社會環境,更是中國網絡文學快速崛起最大的時代背景。

          網絡文學發展的經驗表明,強大的文化軟實力才是一個國家追求的終極目標。網絡文學彰顯的創新活力和文化創造力正是中華民族文化軟實力不斷增強的一大表征。

          神马影院手机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