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77j97"><listing id="77j97"><menuitem id="77j97"></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form id="77j97"></form>

          <form id="77j97"></form>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id="77j97"><nobr id="77j97"></nobr></address></address>

          2012-07-12 星期四

          農歷五月廿四

          當前位置:首頁 >  數字出版 >  數字資訊 >  正文

          數字出版:新概念、新標準、新市場

          日期:2017-06-22   作者: 李星星   新聞來源:出版商務網

          最近一部日本動畫電影《你的名字》口碑爆棚,4天票房突破3億元。不過在圈子里,大家對于這部電影的興奮點并不在于其本身,也不再談動畫、動漫,而是一個更加響亮的名詞:次元。是的,這就是今年數字出版領域正在爆發的又一個概念:次元。

          次元崛起與IP降溫

          資本橫行的市場從不缺新鮮概念,資本總是需要各種概念來講故事、來圈錢。這兩年風行一時的IP如是,如今風頭漸起的次元也如是。

          11月25日,證監會駁回長城動漫7億元收購靈境科技和迷你世界、發行股份募資4億元的重組計劃。長城動漫是一家在A股主板上市的,目前以煉焦產業為主、文化產業并行的公司。其前身為“四川圣達實業股份有限公司”,擁有兩家獨立焦化企業。這明顯是資本市場進軍次元經濟的信號,和兩三年前資本大舉進入IP行業是多么的相似。

          其實在這之前,資本市場就已經給予次元經濟非常多的關注和投入。

          11月22日,中文在線宣布擬以現金2.5億元收購廣州彈幕網絡AcFun13.51%股權,現金2.5億元收購晨之科GuluGulu20%股權,完善二次元文化內容和流量。

          9月7日,日本著名出版社角川書店(KADOKAWA)發布公告,宣布騰訊已從中南傳媒手中收購廣州天聞角川動漫有限公司41%的股權,成為第二大股東。未來,騰訊平臺上將加速引入天聞角川的漫畫、輕小說等作品。

          如果再加上去年奧飛用9.04億元收購互聯網原創動漫平臺“有妖氣”的母公司北京四月星空100%股權、騰訊對彈幕視頻網站嗶哩嗶哩(Bilibili)進行了超過2億元的投資,以及今年以來咪咕數媒專門成立次元事業部等等事件,次元正在成為市場上當之無愧的新焦點。

          次元能夠受到如此重視有幾個主要原因:一是在IP的產業鏈中它處于產業鏈的最前端,是內容產業的根本之一;二是次元的關注人群是初、高中生,以及部分大學生,他們是未來五到十年的主流消費人群。

          在次元崛起的背景下,IP降溫實在意料之中。IP改編的電影、電視作品、網劇名利雙收者屈指可數。在游戲領域,由IP改編的游戲賺足了人氣但收益卻遠遠落后于原創的游戲開發。當那些花了不菲的金額,手里攢了大批IP卻無法變現的機構和資金熱情退去,IP的浪潮也必將退去,到時候誰在裸泳就能看得一清二楚。降溫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正在于:受限于技術、傳播渠道、內容審核等方面的原因,改編后的IP變了味兒。當大家一次兩次興沖沖地滿懷希望地打開屏幕,卻發現除了小鮮肉,并沒有什么值得懷念的東西,自然也就失望了。

          流量強勢與渠道綁架

          誰能把掌閱從移動閱讀市場份額第一的位子上拉下來,是這幾年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不過直到目前,依然還差一點點。

          掌閱能夠雄霸市場份額第一,依靠的是前些年的市場策略。但近幾年,流量成為互聯網行業越來越重視的一個詞。誰手里有流量或誰愿意花更多的錢買流量,誰就有希望超車。

          今年流量崛起的標志有兩個:一是QQ閱讀依靠騰訊持續發力,已經逼近掌閱科技第一的寶座。速途研究院發布的《2016年Q2移動閱讀市場分析報告》中,QQ閱讀以30.48%的市場份額,無限接近了掌閱科技的30.67%。二是書旗小說依靠阿里迅速成為眾多CP收入來源。據悉,書旗小說2016年全年的收益將突破5億元。

          這個問題或許不是掌閱科技一家的困擾,就連中文在線這樣的上市公司,不也被流量所困,最后只能通過資本來解決么?

          11月份,中文在線完成與北京新浪閱讀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簡稱“新浪閱讀”)的股權交割,獲得新浪閱讀16.667%的股權,將成為新浪閱讀的第三大股東。中文在線看中的是新浪閱讀的內容資源么?一個2015年營收2200萬元、虧損3000萬元,2016年第一季度營收100萬元、虧損760萬元的公司,中文在線憑什么給予15億元的估值?加上經歷了“凈網行動”之后,新浪閱讀傷了筋動了骨,一直沒有恢復元氣。但新浪閱讀旗下還有多項更吸引人的業務:微博讀書、新浪讀書、微博寫書、微書店等業務品牌。換句話說,中文在線間接取得了新浪閱讀在微博上的流量入口。流量,才是最值錢也最重要的。

          當然,流量越強勢,意味著渠道越強勢。業內曾經長時間探討過的“內容為王還是渠道為王”這個命題,至少在現階段的數字閱讀市場上,答案是唯一的:渠道才是真正的王。

          電子閱讀器的春天與平臺創新

          業內對于電子閱讀器貌似從來沒有死心過。從2008年開始的電子閱讀器風潮,曾經銷聲匿跡。但從2015年底開始,春風似乎又吹起來了。

          3月25日,騰訊互動娛樂舉行的“UP2016騰訊互動娛樂年度發布會”上,閱文集團聯席CEO吳文輝表示,由閱文自主研發的電子閱讀器即將上市(但截至目前貌似還沒有看到影子);幾乎同時,京東閱讀殺入電子書閱讀器這一領域,并通過眾籌方式推出了自己第一款閱讀器JDRead;在經歷了“都看”電子閱讀器的慘敗之后,當當網又聯合杭州國文科技有限公司推出了最新的“國文閱讀器”,希望能夠借此卷土重來;5月,掌閱科技時隔半年之后再次推出自己的電子閱讀器新品iReader Plus,并將電子閱讀器常見的6英寸屏提升到6.8英寸……一時之間,整個行業都在吶喊:電子閱讀器的第二春來了!但真的是這樣嗎?筆者從各種渠道了解到的銷售數據可不是這樣說的。

          掌閱的電子閱讀器新品iReader Plus將電子閱讀器常見的6英寸屏提升到6.8英寸

          一面是大家紛紛搶占第二春的高地,一面卻是實際銷售數字的不樂觀。顯然,電子閱讀器第二春之說并不成立,不過是各家電子書平臺給市場講出的故事罷了。

          比起電子閱讀器這個并不溫暖的春天,各家平臺今年的新舉措其實并不少。

          當當從美國退市之后,也再次舉起了自己數字出版的大旗:從亞馬遜挖來了數字出版部門高管,原有的數字出版高管團隊幾乎全部輪換了一遍。

          11月,京東圖書迎來了自己的六周年,同時也將堅持了多年的京東圖書音像業務部正式更名為京東圖書文娛業務部,同月,上線娛樂圈頻道,聚合明星、藝人、網紅資源設立明星、IP、網紅主頁,粉絲可與明星、藝人互動交流;還可以在店鋪買到周邊商品。

          掌閱科技下半年發布了自己的海外閱讀戰略。據統計,掌閱科技目前可向海外用戶提供30萬冊中文內容、5萬冊英文內容及數萬冊的韓文和俄文內容。掌閱科技創始人張凌云表示,掌閱海外每天下載網絡文學內容200萬章,圖書5萬冊,歷史經典作品5萬冊。

          對于國內的這些電子書平臺而言,純粹的數字閱讀市場想象空間并不大。要么拓展業務外延,要么精耕閱讀業務。對于亞馬遜這樣已經在外延上無限拓寬的企業而言,精耕閱讀業務屬于錦上添花。對于那些業務單一、外延有限的企業而言,影視、游戲、動漫則有點雪中送炭的意思。

          日漸收緊的政策與高企的門檻

          國內數字閱讀的野蠻生產,催生了網絡文學市場和移動閱讀市場。與之伴生的是整個數字閱讀市場在準入、運營、版權管理上的混亂。如何規范并結束這種野蠻生長,一直是主管部門非常關注的事情。

          2016年注定將成為國內數字閱讀市場發展的關鍵年。這一年里,主管部門用四個文件,分別從數字閱讀的前、中、后三個環節進行了約束和規范。

          第一是前置審批,主要是指2月公布、3月開始實行的《網絡出版服務管理規定》。規定要求所有從事數字閱讀的企業,都必須取得《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同時明確了所有運營數字閱讀的企業存放內容的服務器都必須在國內,外資不得單獨或合資從事數字出版業務,這也正是蘋果的ibooks折戟沉沙的關鍵所在。

          第二是運營中的管理,主要是指6月28日發布、8月開始實行的《移動互聯網應用程序信息服務管理規定》以及5月底發布、7月開始實行的《關于游戲出版服務管理的通知》。前者對應用市場、應用本身在版權管理、用戶實名制等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這項《規定》將有助于進一步凈化混亂的移動閱讀市場的侵權行為。后者則將手機游戲也納入了前置審批的管理中。

          第三是版權管理,主要是指11月份發布的《關于加強網絡文學作品版權管理的通知》。通知明確要求各個網絡平臺加強對網絡文學作品侵權行為的管理,并建立網絡文學作品版權“黑白名單制度”,公布文學作品侵權盜版網絡服務商“黑名單”、網絡文學作品重點監管“白名單”。

          門檻提高、政策收緊帶來的必然是市場的優勝劣汰以及格局的變化。那些真正有實力的企業將從中受益,那些習慣于打擦邊球的企業或許就將面臨被淘汰的命運了。

          總體來看,2016年的數字閱讀市場有點波瀾不驚。在經歷了前兩年的迅猛布局之后,大家開始調整自己在數字閱讀領域的業務架構和前進方向。再加上今年以來多項管理制度的出臺,所有人都明白這個市場到了需要轉型的時候了。

          標簽: 中教股份工會 “三八”節活動責任編輯:管理員3

          相關資訊

          神马影院手机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