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77j97"><listing id="77j97"><menuitem id="77j97"></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form id="77j97"></form>

          <form id="77j97"></form>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id="77j97"><nobr id="77j97"></nobr></address></address>

          2012-07-12 星期四

          農歷五月廿四

          當前位置:首頁 >  數字出版 >  數字資訊 >  正文

          新媒體時代讓閱讀更有趣

          日期:2017-06-22   作者: 馬銘雪 李昌禹   新聞來源:人民日報

          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今年發布的第十三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顯示,18至29周歲群體的手機閱讀接觸率最高,達到89.6%,“微信”成為手機閱讀接觸者的首選,此外,“看手機小說”和“閱讀手機報”的比例也不低。

          移動互聯時代,閱讀方式正經歷著革命性變化,成長于移動互聯時代的年輕人,最先感受到這場變革的深刻影響。

          “變革”,總會有陣痛伴隨,閱讀方式的變革也不例外。手機、電腦成為人群獲取知識的便利途徑,但也讓知識成為了碎片,“碎片化閱讀”“淺閱讀” 等時代閱讀癥候會不會使年輕人失去閱讀的“本真”?年輕人在這場變革中如何探尋合適的閱讀方式?本期,我們來關注年輕人的閱讀方式,尋找有吸引力的閱讀生活。

          新媒體讓閱讀更有趣

          周一早高峰,365路公交車在北京中關村大街上走走停停,小賈掏出手機,插上耳機,點開一個聽書軟件,堵車帶來的煩躁情緒慢慢平復下來。“上下班路上我都會用這款軟件聽書,最近聽的是蔣勛的《孤獨六講》。在川流不息的車流里,他的聲音給我很大的慰藉。”小賈說。在聽書軟件普及前,小賈通常會聽音 樂,而現在她有了新的選擇。“每天都要花大量時間看電腦,看手機,眼睛實在太累了。在公交車上就只想閉上眼睛,用耳朵聽一會兒書,放松一下。”小賈說。

          “喜馬拉雅FM”“蜻蜓聽書”“懶人聽書”……近兩年,一批可以聽書的軟件在移動客戶端大量涌現,這種解放雙眼的閱讀方式吸引了不少人,很多年輕人從“邊走邊看”的“低頭族”轉變成“邊走邊聽”的“聽書族”。

          “聽書”也促使一些傳統出版社開始調整出版結構,打造有聲讀物。不久前,《讀庫》雜志社與上海電影譯制廠老藝術家們合作推出的《城南舊事》《童年與故鄉》等一系列有聲書籍就受到不少年輕人歡迎。“當熟悉的故事被溫暖的聲音講述出來,我特別感動。”一位書迷說。

          與單純借助聲音的有聲書相比,微信公眾號作為一種新媒體則具有更多元的閱讀功能。結合了文字、圖片、視頻、聲音、動畫等形式的推送文章給人們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多維感官享受,深受年輕人的追捧。

          11月22日,二十四節氣的“小雪”。晚上10點,在北京某公關公司上班的華濤加完班回到家,簡單洗漱一下,關上房間的燈,摸黑爬上床,點開 “為你讀詩”。絲竹聲聲縈繞在房間,伴隨著音樂,獨立音樂人陳鴻宇一句句念出詩人洛夫的作品——《今日小雪》。每晚聽詩入眠已經成為華濤的習慣,“安靜的 夜里,聽著美妙的音樂和詩句,仿佛從繁忙的生活中抽離了,到了另一個世界。”聽完詩,華濤還會瀏覽一下微信“詩歌互動”和文末的網友留言,素不相識的人們在這里借著詩句互訴著冬日的溫暖:“今日小雪,冷是冷了些。如果無酒,又無火爐,就請把這些詩拿去,焚而取暖。”

          兩年前,一個好友在微信朋友圈里分享了“為你讀詩”推送的北島詩歌——《語言》,華濤被這種新穎的讀詩方式吸引了,在學校時就喜歡讀詩寫詩的他從此加入了新媒體時代的讀詩大軍。有人認為這個時代詩歌已死,華濤卻覺得,“只要有愛詩的人,詩歌就不會遠去。這不,新媒體正以前所未有的傳播方式,繼續打動著那些敏感的心靈。”

          創新為傳統閱讀“續命”

          數字化閱讀如火如荼,還是有不少人鐘愛傳統閱讀,他們嘗試各種創新,為傳統閱讀“續命”。

          “就我自己的創作來說,我的小說幾乎都是寫掙扎的,寫的時候我腦子里經常出來一個畫面。”在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會議室,80后作家蔡東正在分享自己創作《我想要的一天》的心路歷程。趙天成和其他十幾位同學圍坐在長條桌邊,準備在作家發言后就這部小說發表自己的評論。

          每隔一段時間,這里就會舉行一次針對當下文學作品的閱讀交流活動,創始人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楊慶祥老師把活動命名為“聯合文學課堂”,旨在“關注當下寫作,建構有效閱讀”。

          這已經是趙天成參加的第十二次聯合文學課堂了,每次活動前他都要深入閱讀作家作品,查閱大量相關資料,把自己對作品的感受、顧慮與期待條分縷析,帶到聯合文學課堂,與現場的作家、老師及青年學生們分享。“我想從蔡東的創作心理開始談起。”在作家分享完后,趙天成發言,開始了自己的評論。

          “這個課堂深刻地影響了我的閱讀生活!”趙天成說,一種“倒逼機制”,迫使青年學生去關注并閱讀當下的文學作品,并且發表個人獨到的見解。“去圖書館翻各種期刊艱難地選擇作品,遇到好作品時激動不已,見面時一起吐槽交流,寫評論時青燈黃卷樂此不疲……對于我們這些渴望知識和思想的年輕人來說,這會是一段難忘的歷程。”趙天成說。

          通過微信公眾號,他們的討論成果被推送給更多的人,在網絡上呼朋引伴。“我們追求的便是與無數遠方的同路人聯合起來,在閱讀和思考中為我們這一代人發聲。”趙天成說。

          數字化閱讀會取代書籍嗎

          數字化閱讀會全面取代紙質閱讀嗎?會不會像紙質書取代簡牘那樣一統天下?“碎片化”閱讀會不會讓深閱讀消亡,進而使我們走向淺???近年來,圍繞傳統與現代、未來的閱讀方式變化爭論不斷。但無論如何,閱讀方式的變化,正在發生。

          有人認為,看到“碎片化”閱讀的弊端,便對數字化閱讀全盤否定,未免操之過急。歷史上,對閱讀方式變革的恐慌其實早已有之。唐宋之際,基于印刷術的普及,知識傳播方式就發生了“唐宋變革”。與抄本時代相比,刻本時代迅速、低成本的知識傳播方式也引起了人們的恐慌。朱熹在《朱子語類》談到讀書時曾說,“今緣文字印本,人不著心讀。漢時諸儒以經相授,只是暗誦,所以記得牢。”他擔憂的是書籍變得容易獲取,人們便不再用心記誦了。但印刷術的出現并未摧 毀讀書人的知識體系,反倒推進了整個人類的文明進程。

          網絡時代,知識傳播方式發生了繼印刷術之后的又一次巨大變革。由此產生的對“碎片化”閱讀、“淺閱讀”的恐慌和擔憂實屬正常,雖然不能否認其弊端,但也大可不必杞人憂天。盡管實體書將死的言論流傳已久,其實在網絡時代,傳統閱讀并非無立足之地,一項調查顯示,近六成的受訪者更傾向于“拿一本紙質圖書閱讀”,市場數據也顯示,2015年全國圖書零售市場比2014年增長了12.8%?,F在就斷言傳統閱讀方式將死,或許為時尚早,而新媒體下新的閱讀方式,則確確實實給人們帶來了更多選擇。

          其實,無論傳統閱讀還是新興的數字化閱讀,在真正有心讀書的年輕人那里,都會成為一種“開卷有益”的閱讀方式。有人認為,不同的閱讀方式會帶來不同的閱讀體驗,只要能帶來心靈的愉悅,多些選擇有何不可?在這樣一個嶄新的閱讀時代,沒有人可以明確預知未來的閱讀會走向何方。真正需要做的,是為年輕人完善和引導正在發展中的數字化閱讀,鼓勵年輕人去探索更多新鮮有益的閱讀方式,同時相信他們有能力開創屬于他們的閱讀生活,那會是一個新世界。

          標簽: 中國 股東 大會 出版 傳媒責任編輯:管理員3

          相關資訊

          神马影院手机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