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77j97"><listing id="77j97"><menuitem id="77j97"></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form id="77j97"></form>

          <form id="77j97"></form>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id="77j97"><nobr id="77j97"></nobr></address></address>

          2012-07-12 星期四

          農歷五月廿四

          趙蔚:營地教育是學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催化劑

          日期:2017-10-23     新聞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

          第二屆中國營地教育大會于10月21日-22日在北京舉行。來自全球各地的500余位營地教育專家、校內外教育機構創始人以及相關行業從業者,將通過全球專家的精彩分享,深入了解全球營地教育的最新成果和發展趨勢,并對中國營地教育的模式、內容和發展方向進行深入交流。

          值此大會開幕之際,中國教育新聞網記者就中國營地教育的持續健康發展以及世界營地教育的最新發展趨勢,專訪了中國營地教育聯盟首任主席、啟行營地教育創始人趙蔚女士。

          在剛剛舉行的第二屆中國營地教育大會上,國際營地聯盟授予趙蔚女士為推動營地教育在中國發展特殊貢獻獎。顧宏/攝

          第二屆中國營地教育大會部分參會代表合影留念。顧宏/攝

          營地的本質是沒有圍墻的學校

          [營地教育的獨特價值在于其對學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促進作用。營地教育已成為不可或缺甚至不可替代的教育形式。]

          記者:2012年您創建啟行營地教育中心時,曾提出“營地的本質是沒有圍墻的學校,沒有邊界的教育”理念。之后,您又大膽把國際營地教育體系引入中國。在您看來,營地教育與學校教育、家庭教育是什么關系?它的獨特價值和意義又是什么?

          趙蔚:我從2012年親身實踐營地教育至今,一直在思考營地教育與學校教育、家庭教育的關系。我認為,營地教育首先是學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有益補充。學校教育面對的是大多數,需要優先解決國家教育公平的問題。營地教育則可以協助抵達一部分學校教育無法覆蓋到的群體需求,協助教育公平的實現。相對于家庭教育的家庭化和個體化,營地教育最大的價值是構建一個以信任為紐帶的親善社區,幫助家庭更好地進行代際溝通和跨文化交流,從而更好地促進家庭教育個性化、系統化。

          其次,營地教育是學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催化劑”。學校教育因為是體制化的教育,一方面有體制化的優點,另一方面在培養孩子應對未來社會變化上仍相對滯后。家庭教育雖然相對更個性化、更自由,但也面臨著專業程度不足的困境。營地教育則是根植于社會的教育方式,它兼顧了教育的體系化和專業性,可以很好地把學校教育的成果,比如系統性的知識習得等,通過營會進行內化教育,以提升學生的能力。營地教育也可以通過專業性的教育手段,幫助家庭提升孩子的綜合能力,如社交能力、科學人文素養等。在中國的教育體系下,被認可,被表揚的往往是一些成績好的孩子,而另外有一些孩子,他們有想法、有創造力,很多時候卻被忽視。而在營地教育里,無論你是什么樣的性格、什么樣的特質,都能夠在我們所設計的活動里發揮或者挖掘自己的特長 。

          第三,營地教育在某種程度上還將引領學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營地教育匯集了全球范圍內先進的教育理念和教學方法,經常會參照一些影響國際社會發展的重要議題進行教學設計,比如環境保護、族群融合、科技發展等。一方面營地教育為學校教育改革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其實踐成果可以為教育政策的制定、教學方法的改革提供借鑒。另一方面,營地教育正引領家庭教育更好地關注社會發展,也幫助培養孩子們的社會擔當。

          營地教育的獨特價值就在于其對學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作用。營地教育已經成為中國教育不可或缺甚至不可替代的教育形式了,其意義還需要更系統的進行闡釋。

          營地教育是系統化的體驗式教育

          [營地教育通過項目式學習和體驗式學習,全面促進青少年的能力發展,系統化、有針對性地提升其綜合能力。]

          記者:營地教育與傳統的夏令營和戶外教育有何不同?

          趙蔚:和傳統的夏令營相比,營地教育最大的不同是更專注于教育本身。傳統的夏令營更多是主題式的,強調在主題夏令營中幫助孩子拓展視野、提升能力,多是“向外求”。戶外教育則更多強調以戶外運動的形式促進體育、生存技能的掌握,強調磨礪心智,培養性格。

          營地教育則是系統化的體驗式教育,通過項目式學習和體驗式學習促進能力發展,系統化、針對性地提升綜合能力,因此更多是“向內求”,強調與學校教育、家庭教育的有機結合。營地教育會借鑒戶外教育的形式和特點,在兼顧體育、生存技能訓練、心智性格的養成外,還更多強調要系統性地思考教育目的,通過不同的營地教育項目主題,把戶外教育的成果落地,內置到日常的教育生活中。

          營地教育還具有心理康復或心理治療的獨特價值。俄羅斯的“小鷹”國家營地曾在中國汶川地震后,曾接待了100多名災區兒童,并在當地進行了為期三周的康復性療養。在這里,營地教育構建了一個友善、安全的社區,通過不同主題的教育活動,一方面為受災的孩子們提供一個近似于日常生活的“擬情景”,這對災后孩子的心理干預起到了重要的正面作用。另一方面,則通過有趣、有意義的教育、交流活動,讓孩子們看到日常生活中的更多可能,幫助孩子賦予其生活更多的意義。

          記者:從國際上看,營地教育已有150多年的歷史。在您看來,今天的營地教育是否正肩負與過去不同的使命?

          趙蔚:營地教育是根植于社會的教育方式。之所以營地教育能有150年的歷史,就是因為營地教育是與時俱進的,是能適應不同的社會發展的。不同的社會發展形態、階段,需要不同的營地教育。今天的營地教育肩負著當今的時代使命。一方面,營地教育作為教育的一種形式,它始終肩負著教育本身的使命:促進人的發展。這是不變的,永恒的。另一方面,在中國當下的教育改革中,營地教育也肩負著參與中國教育改革,提供社會化教育實踐經驗和探討社會化教育改革方向的歷史使命。

          國際營地教育發展正呈現三種新趨勢

          [國際營地教育正呈現三種新趨勢:一是營地教育跨文化、跨學科程度加強;二是科學技術的靈活應用;三是生態化思考的程度加深。]

          記者:營地教育屬于完全的市場行為嗎?政府在其中起什么作用?

          趙蔚:教育本質上是公益的一種實現路徑,需要政府、市場、社會共同協力完成。營地教育是教育的一種實踐形式,不能僅把它理解成完全的市場行為。教育部曾和中國福利基金會一起發起“蒲公英”計劃,該計劃就是從中國福利彩票基金中拿出45億,在全國建立150個青少年營地,這說明政府對于營地教育本質的把握是非常準確的。

          營地教育在實踐中是發揮了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通過市場行為高效配置教育資源。另一方面,還要依托社會資源進行廣泛合作。以啟行為例,我們依托啟行青年發展基金會,發動公益慈善的力量進行教育理念、政策環境、學術研究上的探索,依托啟行營地發展中心進行課程設計、教學方法優化、行業師資培養,依托啟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進行營地經營、提供營會服務。在營地教育的實踐中,我們還廣泛與各級各類學校開展合作,向學校提供大量非營利性的師資培訓、教育咨詢服務。如果只是單一依靠完全的市場行為,營地教育將舉步維艱。

          在營地教育實踐中,政府可以說即是領導者也是監管者,同時也是合作者。一方面,政府需要制定政策方針來引導營地教育的發展,幫助營地教育積極參與到中國教育改革進程中。另一方面,政府也需要通過一系列的舉措來規范營地教育產業的發展,規避由于過快發展產生的種種問題。

          記者:發展到今天,國際營地教育有哪些新趨勢?

          趙蔚:國際營地教育的發展目前有三個新趨勢:一是營地教育跨文化、跨學科程度加強。隨著國際一體化、人才發展需求多元化,傳統的營地教育教學已經無法適應當下青少年的發展,只有跨文化、跨學科的營地教育才能提供教育綜合解決方案。二是科學技術的靈活應用。信息技術的飛速發展已經開始改變整個教育業態。如何讓科技更好的幫助教育實現育人目標,是營地教育探討的重要議題。三是生態化思考的程度加深。營地教育不是單獨的教育形態,營地教育的成果輸出可以為學校教育和家庭教育提供參考,促進教育生態的優化。此外,以營地教育為工具,可以幫助我們解決社會問題,推動社會發展,構建良好的生態環境。

          讓青少年有目的地玩和深度探索自己

          [營會整個過程就是孩子們體驗式學習的過程,通過設定主題和目標,引導孩子們積極“玩耍”,深度探索自己的同時,也在學習解決實際的社會問題。]

          記者:營地教育強調體驗式學習,它通過哪些方式實現讓青少年“有目的地玩、深度探索自己”?

          趙蔚:舉例來說,啟行有一個品牌營會——U-motion國際青年營,為了做好這個營會,首先我們從營地環境上深入評估,盡責考察營地的安全性、創意性以及教學設施的完備性。最終,我們選擇了世界聯合學院(UWC)中國常熟校區作為2016年U-motion的主營地。其次,我們調集全球資源保障營地師資。這都是為體驗式學習打基礎,協調軟硬件創造一個良好的體驗式學習的環境。

          在課程主題上,我們大膽選擇了中國社會發展進程中外來務工人員城市融入的社會議題。在營會中,我們帶領營員和當地外來務工人員共跳廣場舞,通過共情幫助孩子融入社區。然后,我們帶領營員深入村莊,進入村民家中調研,和他們攀談,觀察他們的生活,了解他們的關切。這個調研也是孩子們探索自己興趣領域的過程。當明確了社區需求和自我需求之后,精彩的“玩”進一步揭開了序幕——營員們組建團隊進行了激烈的頭腦風暴,根據頭腦風暴的成果,孩子們再度深入調研、高效分工,充分發揮自身所長,設計出令人振奮的、可用于解決當地社區實際問題的方案和產品。營會整個過程就是孩子們體驗式學習的過程,通過設定主題和目標,引導孩子們積極“玩耍”,深度探索自己的同時,也在學習解決實際的社會問題。

          中國將是營地教育發展速度最快、成長性最高的國家

          [中國營地教育行業的發展速度和成長性在人類歷史上都是罕見的。如何在快速發展的當下更好地實踐營地教育,是需要全社會共同面對的課題。]

          記者:相關專家預測,中國將是營地教育行業發展速度最快、成長性最高的國家。您怎么看?

          趙蔚:中國營地教育起步較晚,啟行應該是中國第一個探索營地教育的專業機構。在從事營地教育實踐的這幾年里,我們欣喜地看到,眾多的機構和同仁開始在營地教育領域發力。營地行業的發展離不開整個國家的政治、經濟發展,更離不開教育的發展。在目前中國教育改革的大背景下,中國人口結構調整的歷史進程中,以及中國前所未有的城鎮化浪潮里,中國營地行業的發展速度和成長性可以說在人類歷史上都是極為罕見的。如何在快速發展、高成長性的當下更好地實踐營地教育是我們共同的課題。

          記者:當前正有越來越多的機構參與到營地教育中。開展營地教育時,需要注意哪些問題?

          趙蔚:營地教育離不開優質的營地建設,營地的安全性、創新性,其教學功能、美育功能是否達標等,這些都是開展營地教育的基礎性問題。我們在北戴河做的營地是邀請國內頂尖建筑設計師團隊進行充分論證后設計完工的,而且在建設過程中對建材的環保性要求很高,在每個細節都注意了美育功能的充分浸入。

          其次,有沒有一個由合格營地導師組成的師資團隊,是保證營地教育質量的關鍵。啟行從設立起就非常注意營地導師的培養,堅持定期、不定期地進行導師培訓,已經形成了一支國際化程度很高的在地導師團隊。

          最后,營地教育需要一隊高水平的營會運營管理團隊。營會是專注于服務人的系統工作,需要高度靈活但非常嚴謹的管理服務。管理團隊是否成熟也會影響營地教育的落地開展。

          課程研發是營地教育持續成功的關鍵

          [任何教育都離不開系統化的研究,營地教育能否成功的核心,就是能否有一批深諳營地教育理念的導師,用系統化的營地教育課程進行營地教育活動。]

          記者:啟行為何投入很大的精力做營地教育課程研發工作?在課程研發中,你們遵循的核心價值和特色是什么?

          趙蔚:啟行認為,任何教育都離不開系統化的研究,營地教育能否成功的核心,就是能否有一批深諳營地教育理念的導師,用系統化的營地教育課程進行營地教育活動。啟行做營地教育課程研發,一是自身發展的戰略選擇,二是希望通過研發投入,引導更多有志于從事營地教育的機構,重視營地教育課程在整個營地教育里的核心作用,從而一起來創造性的提供更多課程解決方案。另外,啟行也希望通過自身課程研發的嘗試,為中國教育改革提供更多可借鑒的經驗。

          在課程研發中,我們遵循的核心價值是“正直、擔當、友善、專業”。這是我們對教育本身以及教育目的得理解。我們認為課程設計不單單是個技術問題,更是價值觀的問題。能否在課程研發中體現“正直”的品性,決定了課程研發會不會被過度強調其工具價值,一套好的課程也必然能讓使用其課程的導師、學生勇于擔當,并引發其人性中的友善。

          除此之外,我們非??粗匮邪l的專業度。教育往大里說是事關國家社稷,往小里說是關乎人生福祉。教育在長期的發展中已經高度專業化了,營地教育課程因為需要調集更多的社會資源來共同研發,則更為重視其專業度,這也絕對不是隨便什么人或機構就可以做的。

          在特色方面,啟行非常注重國際化課程的在地性研發。比如剛才舉例的U-motion,其營員來自于全球幾十個國家,導師也是由中國、美國、英國、澳大利亞等地的優秀導師組成。但是在前期研發課程時,我們更多的是根植于常熟當地的社會生態進行研發,而不是空中樓閣、紙上談兵,或者直接“洋為中用”、潦草行事。這也是我們一直非常引以自豪的。

          學校對營地教育有更專業化的需求

          [許多學校希望通過對營地教育課程進行系統的引進,提升師資培訓水平,全面推進學校教育的優化升級。]

          記者:學校對營地教育課程的需求和家長有何不同?針對學校的師資培訓其主要內容是什么?

          趙蔚:我們從2009年起就通過基金會廣泛與學校合作,探索如何為學校提供更適合學生的課程內容和教學方法。從2011年起,我們開始為學校提供專門的營地教育課程和師資培訓。從實踐來看,學校因為是專門從事教育的機構,其需求更為專業化和系統化。

          許多學校希望通過對營地教育課程系統的引進,全面推進學校教育的優化升級。有些走在前沿的學校還希望能通過對營地教育課程及教學方法的引進,助力自身的教育實驗、教學改革。

          學校對師資培訓的考慮,也多是希望既有師資通過對體驗式、項目式教學方法的學習,提升自身教學水平,也能促進學校自身的教學管理。而學生父母更多的是希望接觸到更前沿實用的教育理念,學習到更好的教育方法,偏重于學生個性化的教育。

          針對學校的師資培訓主要是體驗式學習培訓與專項培訓。例如,自2015年暑期開始,啟行連續為實驗二小提供了6場體驗式學習第一階段的培訓,2016年初,啟行曾為北京實驗二小提供了2場體驗式學習第二階段——項目學習的培訓,之后將完成體驗式學習第三個階段——服務學習的培訓。一年的觀察評估證明,經過這三個階段的進階式培訓,教師可以設計出多元化體驗式課堂環境,有效激發學生的學習內動力,提升學習效果,并提高、內化學生可轉移的綜合能力。

          記者:啟行營地教育對于未來有哪些發展規劃?

          趙蔚:啟行未來的營地教育發展離不開高質量的營地建設、營地課程研發、營地導師培訓和適合營地教育的運營管理。在營地建設方面,我們未來打算在中國及海外建立5-8家符合營地教育標準的營地,進一步擴大啟行營地服務輻射的地域范圍。依托啟行教育營地發展中心、啟行青年發展基金,我們會加大對營地教育政策學術研究、營地課程研發、營地導師培訓等方面的工作,探索營地教育前沿理論和實際落地,為行業發展提供更多建設性幫助。在營地教育的運營管理方面,我們也在和眾多商業機構合作,探索一種適合中國營地教育發展的管理模式,希望能進一步促進中國營地產業的完善。

          神马影院手机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