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77j97"><listing id="77j97"><menuitem id="77j97"></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form id="77j97"></form>

          <form id="77j97"></form>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id="77j97"><nobr id="77j97"></nobr></address></address>

          2012-07-12 星期四

          農歷五月廿四

          誕生于66年前 這位新中國成立初期的“無聲”掃盲老師了解下

          日期:2019-06-11     新聞來源:中國教育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人教版《新華字典》

          說起《新華字典》,今天的人們很難想象,它的誕生竟然與掃盲有關。然而,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新中國成立初期,我國文盲、半文盲占80%以上。文盲成為新中國建設的“攔路虎”。為識字、學文化,當時社會上對字典的需求旺盛。上世紀50年代,時任人民教育出版社社長的葉圣陶在日記中寫道,“識字之后,自需看書,看書乃要求字典。部隊中尤為急切,東北軍中謂但能指出某種小字典較為切用,彼處即需20萬冊。”然而,“市上小字典當在百種以上,大家抄來抄去,猜想皆此類耳。出版家喜出小字典,視為商品,未能多為讀者著想。我社有鑒于此,故成立辭書社。”

          1950年8月1日,在葉圣陶的提議下,新華辭書社成立,語言學家、北京大學中文系第一任系主任魏建功受邀為新華辭書社社長并擔任《新華字典》主編。3年后,《新華字典》正式出版。

          魏建功與《新華字典》

          魏建功生于1901年,是我國著名語言學家。20世紀20年代至40年代,魏建功一直致力于推動文字改革和推廣國語(現稱普通話),是當時國語推行委員會的骨干。為更好地在全社會推廣國語,魏建功始終希望能編纂出版完全用白話釋義的新式字典。

          1949年年初,魏建功約請語言學家金克木、周祖謨等人來家里討論白話字典的體例和設想。多年后,金克木在文章中回憶此事說:“城外傳來的炮聲仿佛給我們打節拍,我們當時想不到所擬字典的前途,但有一個信念,中國的未來系于兒童,危險在于文盲和無知,語言文字是普及教育的工具,字典是語言文字的工具。談論字典等于談論中國的前途,炮聲使我們的信心增長。”

          1949年4月,根據討論的意見,魏建功擬了《編寫字典計劃》,設想所編字典應“以音統字,以字統義,以義統詞”,并作為《新華字典》編寫的理論指導。1953年10月,魏建功心目中完全以白話釋義的《新華字典》終于面世。著名語言學家袁家驊對此評價:《新華字典》擺脫了舊字典注釋陳陳相因的老套子,每個字的釋義都明白如話。

          字典與人教社的淵源

          翻閱1953版《新華字典》,封面上的“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字樣,顯示出《新華字典》與人教社的淵源。時隔66年,《新華字典》雖在人教社僅出版有1953版、1954版,但它是人教社和中國出版史上的一個閃光點。

          對工具書有著研究的人教社辭書編輯室主任、編審謝仁友說:“當時《新華字典》雖有魏老主持編纂,但葉圣陶社長對于這項工作也費了不少心血。葉老在1950—1954年的日記中,有128天記載了《新華字典》的編寫出版工作。其中,有組織人力物力,有商議宗旨體例,有看稿修訂意見,有檢字表編排,還有編纂進度安排、出版安排等。字典的原稿和修訂稿,均逐字逐句仔細推敲過,有的地方像改作文一樣進行修改。”

          有趣的是,1953版《新華字典》在印制中發生過的一個小插曲。原來,1953年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音序版《新華字典》500萬冊上市后,一些南方地區的讀者反映,他們對注音符號不熟悉,按音序排列查字典不方便。于是魏建功參考《康熙字典》的部首稍作調整,又編輯了部首版《新華字典》。1954年8月,部首版《新華字典》再次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

          識字者易學易記是宗旨

          “今天再看首版《新華字典》,越看越發現它的開創意義不凡。”謝仁友說,新中國成立初期,不僅文盲、半文盲很多,兒童入學率也相當低。在當時國民整體受教育程度極低的情況下,《新華字典》在釋義、用圖、排序等方面,都考慮到識字者的易學易記,這就奠定了它是新中國第一部完全用白話釋義、白話舉例字典的地位。

          比如凡形聲字,聲旁同者列在一起,既體現漢字的特點,又便于識字者學習,改變了當時工具書重文輕語、脫離人民群眾語言、釋義輾轉傳抄、缺乏語文科學分析的弊病。

          不僅如此,《新華字典》對普通話的推廣也作用重大?!缎氯A字典》第一次以字典的形式將國語運動和白話文運動的成果鞏固下來,人們學習普通話從此有了一個查檢方便的國家標準。

          歲月如水,今天的《新華字典》不再是人們識字的唯一工具書?;厮?6年前《新華字典》誕生的過程,這位“無聲”老師對新中國建設的貢獻,不止于初期的掃盲運動,還在于它對中國工具書編寫和出版發揮了承前啟后的作用。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2019年5月27日/記者 章紅雨)

          標簽: 新中國 初期 年前 老師責任編輯:管理員3
          神马影院手机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