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77j97"><listing id="77j97"><menuitem id="77j97"></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form id="77j97"></form>

          <form id="77j97"></form>
          <address id="77j97"></address>
          <address id="77j97"><address id="77j97"><nobr id="77j97"></nobr></address></address>

          2012-07-12 星期四

          農歷五月廿四

          《中日交流標準日本語》:中日合作出版的典范

          日期:2019-11-19     新聞來源:中國教育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建國以來中外出版合作中,有一套書堪稱典范,它就是《中日交流標準日本語》(簡稱《標日》)。這套由人民教育出版社(簡稱“人教社”)和日本光村圖書出版株式會社(簡稱“光村社”)共同編寫、出版的日語教材,自1988年初版以來,銷量已超過千萬套。

            有讀者說,“《標日》使我們找到了興趣與學業、事業的結合點”。還有讀者說,“《標日》是代代編書者的心血,是各個學習者的良師益友”?!稑巳铡分猿蔀槿照Z學習者心目中的經典,既得益于中日邦交正?;透母镩_放給日語教育帶來的機遇,也是中日出版人通力合作、精心編撰的結晶。

          合作:打造日語學習經典

            1982年的一天,日本光村社的幾位出版人走進人教社,他們此行的目的是想與中方合作出版一套適合中國人學習日語的教材。而當時的人教社,也在籌劃出版日語自學教材,正欲聘請高水平的日語專家承擔主要編寫工作。共同的愿望,讓雙方決定合作出版一部日語學習教材,來慶祝中日邦交正?;?0周年。6年之后的1988年10月,中日合作編寫、出版的《中日交流標準日本語》初級上、下與讀者見面。1990年,《中日交流標準日本語》中級上、下也問世。

            回憶當時的情景,1982年大學畢業就入職人教社日語室的唐磊記憶猶新。當時雙方的分工是:光村社聘請日本語學、漢學和日語教育專家組成編委會,負責主要編寫任務;人教社負責審定、譯配漢語并付之出版。而提到《標日》標志性的杏黃封面、清朗勁秀的啟功題簽,唐磊說:“《標日》醒目杏黃封面上的‘中日交流標準日本語’9個大字,是人教社老編輯張中行先生帶著我去啟功先生家‘求來的’,啟先生給人教社題寫書名很少,他的題字和《標日》一樣堪稱經典。”

            唐磊說,《標日》成為品牌絕非偶然,它是中日雙方付出巨大努力的結果。從編寫體系、內容程度,到文字描述、圖片遴選等,都歷經雙方編輯無數次的交流、溝通。為此,光村社和人教社的相關人員作出了長達幾十年的深入合作。

          初衷:為自學者定制

            《標日》在編寫之初,中日的編寫者一直秉承一個共同的愿望,那就是要讓零基礎的中國學習者,在沒有教師的情況下,有系統而又不困難地學到標準、純正、自然、優美的現代日本語;當然,還要在學習日語時溝通兩國文化,進而達到真正意義上的中日交流。

            事實證明,中日出版人的編輯思想非常符合日語學習者的需求。特別是人教社、光村社和中央電視臺共同拍攝的《標日》電視講座,分別于1989年下半年、1992年12月播出后,一時間在社會上引發了日語學習熱,小王、田中這些《標日》中的人物,新干線、櫻花這些特色事物,永久地留在了第一代《標日》學習者的記憶中。教材配合著課程的進展,設置了生動有趣的人物故事,由其串連起日語使用的場景,這為枯燥的語言學習增添了一抹亮色,也做到了讓學習者能即學即用。

            對教材的精雕細刻、宏大的視野和豐富的人文情懷,毫無疑問地成就了《標日》在日語教材中的“江湖地位”,而這也正是當初中日出版人的共同愿望。

          品牌:與時俱進的成長

            步入21世紀,整個世界上經濟大潮涌動。日語學習者渴望商務溝通的需求擺在《標日》編寫者的眼前。2002年,人教社決定啟動《標日》新版編寫計劃,《標日》由此步入新的階段。2005年、2008年、2012年,隨著新版《標日》初級、中級、高級相繼出版,《標日》的教材形態更為豐富多彩,逐漸形成輔助學習的多媒體立體化體系。

            2014年,新版《標日》電子書陸續上線,因其具有課文單句發音、跟讀、聽寫等眾多便捷功能,受到了日語學習者的熱烈歡迎。據人教數字公司張健統計,電子書下載用戶分布于世界120多個國家,其中19歲至29歲的群體占多數。如今,APP、官微、官網等成為《標日》“親近”讀者的常態。而張健的另一管理員、媒體運營者身份——“標日電子叔”,也為《標日》集聚了大量的微粉。

            2018年10月16日,《標日》出版30周年紀念儀式在人教社舉行。會上,四川外國語大學日語系教師陳強的經歷引發共鳴。陳強說,正是《標日》使他從一名非日語專業學生考上日語碩士,最終成為一名日語教師。有趣的是,《標日》還吸引了不同年齡、不同職業等背景的學習者,一位年逾八旬的老人說,是《標日》的學習,不僅讓他學習了日語,了解了日本文化,同時也讓他的退休生活充滿了活力。

            一套定位于自學的日語教材,能夠引發學習者真正的學習興趣,這無疑是《標日》最值得稱道的經驗。對此,與《標日》相伴31年的唐磊說,“內容,永遠是內容?!稑巳铡窂氖装娴叫掳?,從初級、中級到高級,出版節奏很慢,不急功近利、不盲目跟風,可是每一步都是以內容為核心的。因為只有這樣,才能保證《標日》這棵已經成長起來的大樹常綠常新。”


          《中日交流標準日本語》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2019年7月15日/記者 章紅雨)

          標簽: 日本語 中日 典范 出版 合作責任編輯:管理員2
          神马影院手机在线观看